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也青】思凡(上)

大概是双方都是给的设定,摇滚乐队主唱也x日常上班族青

也青坑交的第一份公粮!

========================================

1.

诸葛青第一次见到王也是在朋友开的酒吧里。

彼时他正靠在二楼的围栏上,单手托着一只锃亮的鸡尾酒杯,里面装着恰似雪碧的透明饮料。他低着头刷微博,在首页刷出一个眉心长着朱砂痣的,据说帅得惊动太上老君的高中老师的视频。

他点开视频仔仔细细地观摩了一番,的确好看,骨相生得极好,是眉目端正的那种英俊。

美色实在惑人,男女不忌的诸葛青欣赏片刻,滑动手指准备收藏这条微博。就在此刻,尖利的电吉他音乍然飚起,瞬间刺进诸葛青的耳膜,把他的注意力往那个方向狠狠一抓。

随即,一个咬字咬得字正腔圆的声音恰到好处地插进了伴奏里。

一楼升起的圆台上站着一个高马尾主唱,脸上干干净净的,表情看不清,总之不像周围的同伴一般歇斯底里,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鹤立鸡群地立在周围五颜六色的妖魔鬼怪中间,像一弯清泠泠的溪水。

诸葛青情不自禁摩挲了几下手机屏幕,听主唱唱完两首歌下场,才想起自己还没收藏高中老师的视频,低头一看,那条微博已经被他摩挲得不知道刷到哪里去了。



2.

诸葛青第二次见到王也是隔天。

他前一晚落下了外套,回家路上被风吹得直抖,大早上打电话给朋友,朋友一拍脑门儿,说把他外套捡回了二楼休息室,钥匙在一楼招牌后面。

诸葛青心里有莫名的雀跃,他分不清为什么而热切,总之骑着小黄车就风驰电掣地来到了酒吧门口,撩起袖子在招牌后摸了一手灰,终于勾出个小钥匙环,打开了二楼的员工休息室。

有一位朋友在清晨灰尘弥漫的空气中,四仰八叉地睡在沙发上,诸葛青毫无收敛的声音把他惊醒,该朋友一把把额头前的碎发撸到脑后,迷茫地抬头冲门口看。

门口一个诸葛青,没想到里面有人,脸上一些尴尬神色闪过:“你好,我是酒吧老板的朋友,昨晚衣服落这儿了,来拿一下。”

“哦,那你找吧。要帮忙吗?”该朋友有一双探照灯一般大的眼睛,与之相配的黑眼圈也十分出众,被这一双诚恳的眼睛盯着,诸葛青不由得心旌摇曳了一下,连忙道:“不麻烦不麻烦,您贵姓啊,这位……主唱?”

大眼灯惊讶地抬了抬眉:“哎哟,您还知道我啊。免贵姓王,王也,也是的也。”

“诸葛青,诸葛亮的诸葛,青出于蓝的青。”

例行公事地互报家门完毕,王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晃晃悠悠地从沙发上坐起来,一直按着额发的那只手往后顺,抓了满把发丝,一张嘴从另一手的手腕上叼下一根黑色的发圈,随手扎了个马尾辫。

诸葛青曾在自己微博上大放厥词:“本凡俗男子对长发男人早起扎头发,一手抓着马尾,嘴里叼着发圈的样子毫无抵抗力。”那条微博下清一色的“呸”,都觉得他是日常顾影自怜,只有诸葛青心里清楚这是大实话。

王也抬头发现诸葛青一错不错地盯着自己不知看了多久,莫名其妙地在自己脸上搓了几把,有点油。他估摸着自己此时形象应该不怎么良好,否则这位帅哥也不至于看得如此认真,连忙起身前往洗漱间:“那什么,您自便,我去洗把脸。”

诸葛青看他那摇摇欲坠的模样十分害怕,已经做好了接住失足青年的打算,没想到这位青年一路飘忽着,竟然也算稳当地进了洗漱间。他站在原地回味了一下,觉得王也困得发晕,下巴上冒出青色胡茬的样子有点性感。


性感主唱刮完胡子,特地往脸上拍了点须后水,头发也重新扎了一下,把自己捯饬得美丽度又上升两个点,做好了见客的准备。就在这时,他肚子惨兮兮地叫了一声。

饥饿是一种信号,标榜全新一天的来临,舌头下的腺体在这一声饥鸣的提醒下分泌出大量唾沫,澎湃的食欲瞬间燎原。

王也揉了揉肚子,感觉此刻的自己能吃下一头牛。

他推开洗漱间的门,门外那位蓝头发帅哥坐在沙发扶手上玩手机——那地方他刚刚头枕过,顿时心情非常复杂——腿上搭着一件开襟毛衫,听到响动,帅哥起身,冲他笑得温文尔雅:“那我先走了啊。”

王也:“诶……”

诸葛青小幅度地歪头:“哦?”

王也:“哎,没啥,回见。”他心里有点微妙的小懊恼,不知道方才叫住诸葛青是要干嘛,于是潦草下了个结论:自己怕是饿昏头了。

诸葛青:“拜拜。”临走之前还给他虚掩了一下门。

怎么越来越饿了?小王愁眉苦脸地又揉肚子,一看到诸葛青,这种饥饿感更是成倍成倍地往上翻。

不成,收拾收拾回家吃饭。

打定主意的王也顺理成章地忘了换鞋,夹着卫生间的凉拖啪嗒啪嗒地走到沙发边,捡起沙发上一件压得皱巴巴的外套,抖开,手从兜里摸出了一个透明塑料自封袋装——里面装着暗红色的枸杞干。

该乐队主唱大约是有一些当代小年轻都有的焦虑,他们玩摇滚的彻夜不眠是常事,一忘我连着48小时都可能合不上眼。王也每天看着微博上睡眠不足猝死的月经贴胆战心惊,再加上某天被友人委婉提点了一下发际线问题(他整日梳着马尾,脑门儿光溜,对这种问题比较敏感),原地摇身一变,成了个养生朋克,每天做着“今天喝了枸杞茶,还泡了脚,可以一点钟睡”之类的睿智加减。

他往水杯里倒了数十粒枸杞,打开饮水机的加热开关,肚子又是一阵叫唤。水太凉了,怕喝了肚子疼,他顺手拆了一盒金元元为了美白才喝的牛奶,暂时慰藉自己蠢蠢欲动的五脏庙。

给金姐发个微信,那边怒斥:“孙子,现在几点?这点事你都要跟我讲?”发过来一张“我觉得你要小星”。

王也被那张表情包逗笑了,咬着吸管,眼睛眯成一条缝儿,乐着乐着突然一僵,一拍大腿,颇为惋惜地“哎哟”了一声:忘跟诸葛青要联系方式了。

“王主唱打自己干嘛。”

王也悚然一惊,顺着那声音的方向看过去,诸葛青就站在门口,衬衫袖子卷到肘部,屈起的手臂上风度翩翩地搭着外套。

手指一紧,一大口牛奶咕咚一声被挤进了食道。

“嘿~你也不怕呛着。”喉咙吞咽那一声过于明显,诸葛青失笑,随即端起正经表情,“小生思来想去,觉得刚刚实在是失礼,打扰主唱大人睡觉不好意思了……作为补偿,主唱大人可愿纡尊降贵和我一起吃个早饭?”

他明察秋毫瞄到王也脸上的一点讶异,又掏出手机,以退为进的手法融会贯通了十成十:“不肯赏脸的话,姑且加个微信好不好?”

话落到末处还是忍不住露了马脚,语调轻飘飘地扬上去,狐狸眼一弯,妥帖与暧昧的分寸掌握得恰到好处。

“咕咚咕咚……”饮水机里的水开始冒起水泡,声响越来越大,烧至极限处,在高温中滚了两滚。

这人怕是会读心,王也咋舌。诸葛青每个问题都正中他死穴,于是他爽快地掏出手机,扫了诸葛青的二维码。

将对方备注“诸葛青”填入?

王也脑子里老是回想起诸葛青的笑眼,一分心,“诸葛狐狸”已经从指间溜了出来。

啪嗒,供电断了,饮水机转入保温模式。

“稍等,”王也愉快地指指水杯,“我泡个茶就走。”


【TBC】

评论(10)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