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也青】思凡(下)

一个有点长的下!非常狗血恶俗

上一章

====================================

4.

他俩第三次出去吃宵夜以后,微信交流越发频繁,诸葛青热衷于给王也发一些知乎上的穿搭技巧,“如何提高对女生的吸引力”之类的东西。王也正在要弯不弯的边缘试探,老青这一波操作下来他差点被官方劝直,连忙看了一丢丢诸葛青的私人美照冷静一下——他上次吃饭时鬼迷心窍,利用了一些小小技巧进行了侵犯肖像权的违法活动。

在暧昧不明的灯光下,诸葛青细长的手指白得令人口干舌燥,他整个人就像一团流动的牛奶,微微侧头,利落修长的脖颈线条掩进衬衫的领口。

二十分钟后,小王面朝天躺在床上放空,进入了贤者时间。

完了。

王也一手捂着脸,对自己的下限有了新的认识,打定主意一段时间内不见诸葛青,他怕一看到正主自己就会尴尬细胞癌变暴毙当场。


诸葛青觉得王也最近怪怪的,好像在躲着他。

微信回复频率从百分之百骤降到百分之五十,一找人也不那么随叫随到了,“有事”、“忙”这种托词与日俱增,今天更了不得,开天辟地头一回拒绝了宵夜活动。

啧,这个王也。

诸葛青双手插兜从酒吧街溜达出来,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按照原定计划他今晚是和王也一起的,但是现在对方单方面跑路,他的打算骤然落空,叼着吸管喝了两杯长岛冰茶,好生无聊。

唉,这个王也。

酒吧一条街出口有宾馆若干,一家花店格格不入地挤在灯红酒绿的招牌中,十分倔强。诸葛青没有思考太久,进去买了一束满天星并一支削得光秃秃的玫瑰,转手就给王也发微信语音聊天。

那头很快就接了,周围环境异常嘈杂,王也估计是把嘴贴在话筒上说的,有点喷麦:“干啥呢老青?”

诸葛青蓦地站住了,感觉一股酥麻的电流顺着耳朵灌进脊梁骨。

他有点后悔打这个电话,好在王也见他久不回复,疑惑地在那头“喂喂”两句,挂了电话,发过来一条微信:“信号不好吗?”

诸葛狐狸:“可能吧。”

王也莫名有点儿心虚。他躲诸葛青躲了一段时间,但现在看来好像没什么成效,手机上一跳出“诸葛狐狸”四个字,他就跟着了魔似的接通了。

还好对方信号不好。

王也定了定神,拔腿往二楼走,打字过去:“干嘛?”

诸葛狐狸:“你喜欢猫,青蛙,还是猪?”

王也:什么意思?某种测试题吗??

他对动物没有特殊偏好,普天之下,众生平等,没有什么特别可爱或者特别不可爱的。只是最近拜某人所赐,微博每天净给他推送一些#云养狐狸##今天你吸狐狸了吗#之类的东西。王也一时有点把持不住,首页飘起一片毛茸茸大尾巴,深夜分享一条微博“我在微盘下载了《纪录片-狐狸村狐狸尾巴特写1.2集》”,心满意足入睡,第二天起来发现该微博被整个朝阳区地下摇滚爱好者轮了一遍,追悔莫及。乐队成员们不知是欣慰还是惋惜:好好一个朋克青年,如此阳光纯然,快活得不像朝阳区第一主唱。

于是给诸葛青回过去:“有别的选项吗?”

诸葛狐狸:“等等。”

这一等足足等了五分钟,诸葛青才回复:“有,还有狗,海豹,海豚,兔子,狐狸,马和羊。”

王也:“那还是青蛙吧。”

诸葛狐狸:“???”

诸葛狐狸正在输入,诸葛狐狸停止输入,诸葛狐狸正在输入,诸葛狐狸又不输入了,王也看得直乐呵,推开休息室的门,反身锁上。手机在手里震了震,他无暇分心,再划开微信界面时,诸葛青撤回了一条消息。

王也:“你撤回什么了?”

这回轮到诸葛青那头没动静了。

王也不知道他干嘛去了,两分钟了还没回,他点开诸葛青的朋友圈,发现这厮今天凌晨发了一条票圈,名为《不离于宗,谓之天人》。

他恭恭敬敬拜读了两行,从诸葛青的票圈抱头鼠窜。

诸葛青到底是个什么人,撩妹都能写出一篇指南?

王也百思不得其解,抖落一身鸡皮疙瘩,再次点开,又往下看了三行,终于彻底失去耐心,咻咻滑到底。他和诸葛青没有共同好友,该票圈底下空荡荡的,他点了个赞,仅此一人,显得有些寂寞。

在诸葛青的手机上,怕是点赞和评论都爆满吧。

王也放倒手机,在桌上敲了两下。

他和诸葛青从未互相打听,不过阴差阳错结交的朋友,讲求的是缘分和意气,不在意那些虚的外界名声。而一旦友情变了质,近乎本能的护食感激起他强烈的不安,催促着他把诸葛青这个人由内而外给吃透了,他得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让自己不要越界。

忍耐真是一种绝妙的折磨。

手机震了震,王也划开一看,是诸葛青接连给他发的两个小视频。

他点开第一个,本来拍摄着街道的镜头一闪,后置变前置,诸葛青衬衣口袋里插了一朵玫瑰,一点也不害臊地对镜头讲解:“这位朋友晚上好,我现在在一个商城的一楼,那里有一排抓娃娃机。我刚刚查探过了,左数第二个有旅行青蛙的玩偶,我现在要挑战一下,把它抓上来。”

王也心中突然顿感不妙,他犹豫再三,还是点开了第二个视频。短暂的黑屏后,一只戴着迷彩头巾的青蛙玩偶在画面正中间摇头晃脑,诸葛青略带得意的画外音传来:“看,我经过三分钟的观察,只用四块钱就夹到了这只小青蛙。”画面晃动起来,诸葛青开始走动,巴掌大的青蛙玩偶被一只修长白净的手抓着背包左右展示:“它的背包打不开,头巾也拆不下来,有点可惜。”

地面颜色骤然一变,诸葛青走出了商场,在路边站定:“来,和你王也哥打个招呼。”他语气轻快地晃动手中的玩偶,把玩偶的脸往镜头上飞快一贴,表现力十足地配上了音:“啾。”


5.

王也:“别跟我这瞎撩。”

诸葛青:“我好委屈哒!”

王也:“……你喝酒了吗。”

诸葛青噗地笑了出来,腰弓成个虾米,尾椎硌到坚硬的靠背,疼也顾不上了。

老王这人,一看就铁直,一换套路他就没法应对。他捏了捏酸疼的笑肌,心头两种滋味平分秋色,一半心酸于对方性向如此宁折不屈,另一半咕嘟咕嘟往外冒坏水:没办法好啊!你要应对自如哪还有意思?

所以说诸葛青这人,蔫儿坏。自己心意不得善终就算了,还非得让别人也吃瘪,否则他不平衡。

他收拾好脸上表情,哒哒哒给王也发微信,疯狂尬撩:“是啊,见不到你,借酒消愁呗。”

王也:“……”

这人怎么这么烦?但要说赶走吧,自己又舍不得。

他也懒得揣摩对方心思了,直接问道:“你在哪?”

诸葛狐狸:“在你心里呀。”

王也:“闭嘴。”还是赶走吧。

诸葛青忍笑忍得面目狰狞,看到这句话终于破功,一手捂着嘴笑得浑身发抖,一点偶像包袱都不要了。

老王啊老王,你说你怎么这么可爱?

情人眼里出西施,诸葛青戴着三十米厚的滤镜还不自知,被王也萌得直发晕。他心坎上有一股蜜泉似的,甜意汩汩涌出来,转眼就把脑子里条条框框的把持啊理智啊冲得一干二净。

诸葛青:“你在哪啊,我来找你。美丽阿青,在线外送。”

王也:“没空啊美丽青仔。”

诸葛青:“都说了我来找你……”

他按住那个小话筒,把手机凑到嘴边:“人家好空虚寂寞冷呀~”

王也收藏该语音,王也取消收藏,王也收藏该语音,王也取消收藏。这位主唱朋友听得脸都热了,颠来倒去默背了几遍清静经,还是出于不明原因,闭着眼按下了收藏。

唉,我要犯错误了。

纯情小王内心罪恶感极重,睁眼一看手机,诸葛青等得不耐烦,给他发了三个猜拳五个骰子:“让不让我去啊。”

他今晚有够胡搅蛮缠,明明是征求意见的话,却有种不容拒绝的味道在里面,王也被他搅得心神不宁,犹豫了一下,发了个定位过去。

诸葛狐狸:“你怎么还在酒吧?”

王也:“休息室。”

诸葛青懂了:“等我。”

家底都抖搂干净了,以后这地方也待不了了。王也把手机摔到一边,仰面躺在沙发靠垫上,长叹了口气。好在他天生心大,郁闷片刻,很快就说服了自己。

道法自然,天定的。

诸葛青要接近他,没办法。他心不定,栽了就是栽了,没办法。诸葛青不喜欢他,也没办法。都是命。

道系青年又叹了一口气,搭在一起的眉毛并没有因此而分开。没外人的时候他的眼睛反而睁得挺开,瞳仁大而乌黑,里面有种近乎天真的纯粹。

没用,这些道理对诸葛青来说通通没用——他只要站在那里,王也就想抗天命而为之。


6.

诸葛青旋开休息室的门时,王也正拿着纸奋笔疾书,头也没回地“哎”了一声,权且当招呼过了。

难得见他如此用功,专心程度不亚于一位还有三个月就要迎考的高三生。诸葛青轻手轻脚地带上门,有点好奇,就近找张椅子坐下,四下扫了两眼。这房间和上次看见时没什么区别,甚至布局也差不多——他在门口,王也在沙发上。

诶,王也。

这房间平平无奇,他的目光扫过去,在那个坐在沙发上的人身上摔了一跤。而那位“聚光点”一无所知,全神贯注地在纸上写着什么,速度并不快,眉头微微拧起来,露出一点深思的表情。

王也无疑长得很好,否则诸葛青这个皮囊美学爱好者也看不上,他笑眯眯地看着王也,提着鼓鼓囊囊两塑料袋也不嫌重,翘起二郎腿上下晃了晃。

诸葛家少爷长这么大,从来没觉得有谁这么顺眼过,今天一定要看够本儿。

……我天,他还有个美人尖。

诸葛青感觉自己像在玩破解版的黄金矿工,上下左右全是宝贝,随便抓。他有点轻骨头,搭在左腿膝盖上的右腿不太摇得动,浑身上下只剩眼球到大脑这条神经兴奋得跳踢踏,飞奔在“他真好看!!”这条大道上一去不复返。

也不知道盯了多久,王也浑然不觉,划完最后一笔扭头一看,那位爷笑吟吟地瞧着他。他被诸葛青笑得浑身发麻,口不择言道:“你内花儿呢?”

“什么花?”诸葛青歪头。

王也努努嘴:“插口袋上那个啊,玫瑰。”

“哦——”诸葛青没正面回答,“你想要啊?”

“谢谢,不想。”王也义正言辞地说,那股子慌乱劲儿过后,才发现诸葛青这状态不对。他往诸葛青的方向走了两步,在空气中嗅到了酒气。

“我去,你还真喝酒了啊?”他伸手把诸葛青拽起来,后者啊一声:“我送姑娘了,谢谢她帮我夹娃娃,你别生气……夹了十几分钟呢。”

王也:“……”

三分钟?四块钱?亲自?

他再也不信这个满口扯淡的骗子了。

王也接过诸葛青一直提在手上的塑料袋,把诸葛青搀到沙发上,倒了杯水给他:“你这是喝了多少啊……”

诸葛青两手握着杯子,盯着杯子里摇曳的灯影:“两杯长岛冰茶。没事,你让我缓缓。”

您海量。王也叹为观止。长岛冰茶可是“失身酒”的鼻祖,这厮灌了两杯,竟然现在才上头。

蒸上来的热气烫了诸葛青的眼睛,他把头偏开一点,嘴唇微微撅起来朝水面吹气,像一个乖巧的肉食目犬科动物。王也觉得怪好玩的,犹豫着要不要拍照,诸葛青就仰头喝了一口水,发出嘴唇吸水时液体震动的声音。小王面红耳赤,仓皇而逃。

他给自己泡了点枸杞水,热腾腾地灌了一口下去,没敢看诸葛青,垂着眼睛从对方身边顺走自己的吉他。

诸葛青:“怎么这么突然……灵感突发?”

王也含糊地应了一句,盘腿坐到沙发另一头,低头调试着吉他。他和板板正正天生不沾边儿,平素里站着也含胸驼背,总之像是个随时随地都能京瘫的,抱着吉他的时候却意外地端正,背脊挺直得像棵雪松。

王也嘣嘣叮叮拨了几下弦,对吉他的熟悉无师自通地回到他的手上,他右手稳住微微震颤的弦,左手把吹进眼睛的头发挽到耳后。

诸葛青慢慢把那杯热水喝了,空杯在平摊的手掌心滚动了两圈:“弹什么?你自己写的?”

王也:“嗯,刚写的,还请诸葛老师指点一二。”

他的大拇指勾起一根弦,抬头看了诸葛青一眼,轻轻松手。


7.

诸葛青一动不动地坐着,已经出了神,脑子里别无他物,只有王也刚才那一眼在单曲循环。

那个眼神温柔得能溢出水,诸葛青越想越觉得是自己臆造出来的,不禁苦笑了一下。

越活越回去了,撩了那么多妹,如今被一个眼神就勾得神魂颠倒。

他眯着眼睛看灯光下的王也,又疑心自己没看错,王也轻轻哼唱着这首歌的样子异常柔软,碎发别到耳后露出了干净的半边额头,让他倒跳回少年时期十六七岁的模样。

这人看着懒散,脾气好得顶天,不知是哪一条溪流洗出来的玉化成人,内里有千斤磐石顶着似的不动如山,自如得让人羡慕不来。

干他们这一行本来就容易堕落,音乐,酒精,创作,无论哪一样都逼近情欲的底线。多数人拉不住自己,陷入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放纵,唯有王也分得清清楚楚,搞摇滚的王也,过生活的王也,门儿清。

他太矛盾了……诸葛青心想,天上仙一脚踏入十丈软红,背了一身柴米油盐,还是自在逍遥。不躲不藏,对谁都坦诚,暖得烫手。诸葛青在一旁看着,只觉得自行惭秽,什么时候陷进去的,自己也说不清。

怎么可能不喜欢?那可是王也啊。

诸葛青胡思乱想一大堆,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醒着还是还醉着,那头王也弹完了,问他:“怎么样?”

诸葛青呱唧呱唧鼓掌:“好听!”

王也:“……”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心上人弹个小曲,对方根本没在听。

诸葛青看他的表情,把他心里所想猜了个十之八九——除了心上人那部分,诚恳地说:“我真的在听,你根本没唱词。”

王也把吉他平放在膝盖上,伸了个懒腰:“算了……你酒醒了吧,走,我送你回去。”

诸葛青坐着不动,惊讶地抬起一边眉毛:“你还有车啊?”

“俩轮儿的,别想了,打个滴滴送你回去。”王也嘿了一声,把吉他往旁边一放,“我说你今儿究竟来干嘛的?”

“来给你送宵夜的啊——宵夜还没吃呢,不回。”诸葛青理直气壮,长臂一挥,把桌上的两个塑料袋捞过来,给王也递了一份。

王也没接。他盯着自己交叠在一起的脚踝,伸手抓住它们,沉默了片刻,问:“诸葛青,你想做什么?”

事出反常必有妖,滑不溜手的诸葛青常见,十头牛都拉不走的诸葛青百年难得一遇。

诸葛青慢慢放下手里的袋子,这可太尴尬了。他思考了很久,终于选择坦诚面对自己的心:“我不敢说。”

脚踝这个地方好像永远捂不热,冰凉的寒意如跗骨之蛆,顺着掌心蔓延全身,冻得王也差点张不开嘴:“说。不说我一吉他呼死你。”

诸葛青:“啧,这么凶……我就想给你刚刚那首歌定个名字。”

王也脑中一根弦一紧。诸葛青这人上辈子可能是红军骨干成员,把游击战“敌进我退,敌驻我扰”十六字方针的前一半儿发挥得淋漓尽致,闻到一点风声就要风度翩翩地撤退。

他一定暗恋我。王也心想。

“我已经定了。”

诸葛青:“叫什么?”

“《巽》。”没等诸葛青发问,王也闭了闭眼睛,竹筒倒豆子似的一气说了出来,“巽为风,无色无形,摇摆不定,无孔不入……佛家《六祖坛经》有云:‘非风动,非幡动,仁者心动。’”

尘埃落定了。

仿佛有一柄快准狠的刀一下劈开了他不得见光的感情,刀尖在其中毫不留情地拨动,分拣出爱与欲,一一陈列在唯一的旁观者面前。

王也的心砰砰直跳,几乎要从喉咙口蹦出来,他抹了一把脸,把微微发抖的手藏到身后,不动声色地在沙发上撑了一下——心率太高,他感觉到某种近乎缺氧的眩晕。

“诸葛青……”他不知该如何解释鼓噪的心跳,只得长叹一声,“我怕了你了。”

天上仙在有滋有味的人间走过一遭,终于困在了情之一字。

诸葛青被这一记直球打出了脑震荡,眼前好似有十只小蜜蜂在飞,采他心上一朵柔情蜜意的花。

这个神仙是我的了。他想。

“没关系,没关系……”诸葛青喃喃自语。他的嘴唇抖得厉害,不得不伸手揽过王也的脖子,把双唇长久地印在那朝思暮想的额头上:“我不怕你。”


【END】

==================================

阿青就是道!阿青就是理!道长你束手就擒吧!【不是】

也总在此文是坐拥八本房产证的老北京【是真的,但是没写出来】

评论(36)

热度(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