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当时明月在 ——评川寂《你曾是少年》

为了还债无所不用其极的鼠,我看到她给我发写了一千六字的截图,满心期待,结果……串发动咬牙切齿技能.gif
不过就算是赶时间的匆忙鼠还是戳中了我!关于宝岚偷看也青那里,我在写的时候状态就非常玄妙,这段剧情不是我写的,我只是把脑子里的漫画用文字转述出来,鼠鼠get到这种漫画感了,感动。关于夏禾的感觉用梦露来评价也十分贴切。
最后,也吹串快乐地笑了,在串的世界里,老王是不可能不帅的(?)

大白鼠饲养员:

  @川寂  拖欠已久  


    思来想去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标题,只能勉强用一句“当时明月在”,却是曲解。也许是因为川寂老师笔下的故事不是任何一个故事的仿品,却捕捉到了一种读者所共通的情感,让人想起许多美好的事情。


    其实“明月”并不是一个贴切的喻体。只好提及我废掉的一个标题《少年锦时》——那样流水一样的时间,像太阳照在锦缎上流淌的光辉。当时的明月照彩云,如今却没有风流云散的苍凉。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青葱的少年在南方,二十年之后,那些玻璃糖纸一样的往事却融化成了更加平和柔软的慰藉。一小撮人,经历过同样的事,他们多年后聚在一起,不用说话,只要坐在一起谈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就够了。全篇的情感恰好控制在一种满而不溢的状态,差一滴就要落泪,正好足够弯着眼睛傻笑。


    再来说说川的语言艺术。川老师永远是诙谐的现在时,如果把写文比作烹调,串一定擅长炒菜,永远不紧不慢地颠着勺。张楚岚第一人称的选择非常合适,他有一双不冷不热的眼睛,很像《活着》里接纳生命所给予的一切的状态,有多了幽默和自嘲的调味:



    他愤懑地走出了病房,踱着心怀天下苍生的步伐,我躺在床上不能说话,颜面尽失,流下面条宽的眼泪。




    恰巧可以完成观察也青、玉禾外加自己的宝儿姐的任务。同时让读者拥有强大的参与感。比如:



    某天午休时宝儿姐突然窜进教室,拉着我就跑。我记得清楚,那是张灵玉和夏禾开始谈恋爱的第四个月,一月的南方阴冷潮湿,我跑出了一身汗。


    “宝儿姐……”我刚想问高三午休不是有模拟考吗,就被宝儿姐捂住了嘴,她竖起一根手指立在嘴前,蹑手蹑脚地拖着我从窗户翻进了楼顶的活动室。


    我们的教学楼是L形的,活动室是个空旷的大教室,位于拐角上,两面都开了窗。宝儿姐手脚并用地爬到另一扇窗下,弓着背单膝跪在那里,冲我挥挥手示意我过去。我学着她矮身缓慢挪动过去,她指指窗户做了个“看”的口型,扒在窗沿上往外探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


    我小心翼翼地冲那个方向看过去,短走廊尽头是王也和诸葛青……在吵架?




    我好像在看漫画,更像是附在张楚岚身上,被宝儿姐一起拽着穿过走廊,轻轻踩在空旷顶楼的瓷砖上,光线透过窗户泄下来。我屏住呼吸,看着宝儿姐的小动作,跟她一起比比划划,看我的也青(?)。


    虽然是AU,但是一切都与原著的世界严丝合缝——仿佛真的有一棵树,每一个平行的世界都是树上一片经脉相连的叶子,我就在这个世界小小的接缝里找着漫画原作的痕迹。举几个例子:



    张灵玉就是这样的人。


    其实我和他还有一些亲缘关系,按辈分来说我该叫他小叔,张灵玉一开始不是很待见我,每次听我叫他“小叔”都扭头就走,直到我俩的关系不那么水火不容,他才勉强答应。




    还有就是未卜先知级别的:



    张灵玉走过去,一脚踹翻了嘴里不干不净的小兔崽子,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牵着夏禾的手,走出教室。




    还有宝儿姐的出场:



    只可惜那晚我俩都输惨了,我左边坐着个长发邋遢的妹子,把我俩轮番打爆。她摘下耳机活动了一下手指,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四川话说:“你们两个,太哈(菜)咯。不耍了,回学校咯。”


    那妹子慢吞吞地整理好头发,背上书包正要走,又回身把立在桌上的可乐拿走,她拿可乐的时候稍稍转了转头,顿时睁大了眼睛,指着我:“张楚岚……你是不是高一一班的张楚岚?”


    我愣住了:“你认识我?”


    “我是冯宝宝啊,”那妹子调转指尖指着自己的鼻尖,“冯——宝——宝——”


    我和王也又投入了新的厮杀,回家的路上我慢悠悠踩着自行车,突然想起那个冯宝宝是谁了——我爷爷有个战友,他的孙女就叫这名儿。




    还有串对人物形象的拿捏。


    张灵玉就是张灵玉,夏禾就是夏禾。张灵玉听到“小叔”扭头就走,偶尔说话的语气带上一丝疑惑,只看夏禾一眼就扭过头,还发动技能“小师叔的咬牙切齿”,拥有“自从尝过一次鲜之后周五偶尔跟我们一起翻墙”的可爱,在故事的最后,以清白之身加进了这个群魔乱舞的群,藏着高兴说一句“我有时间”,又连发三个问号一表懵逼……这的确唤醒了心里的那个张灵玉,端着、自律、率真可爱、有点状况外,若有一群热闹的同龄人,他游离在人群外,却一定就在不远处一起开心着。夏禾的装扮既贴合人物又有年龄感和年代感:太阳一照就金棕色的头发,透明的唇蜜,让人觅到一丝用来评价梦露的“纯真的性感”。


    对诸葛青的评价堪称精髓:



诸葛青当年圆了我一个既想白嫖帅哥又不想负责的梦。




    老王!啊!串串的老王是我的梦中情女婿!立即把女儿老青(雾)打包一下嫁给他的那种!!&%#*/!@>



    我脑子里轰的一声,抬眼看王也,他直勾勾地盯着我看,一脸欲言又止,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我试探性地问:“你……到底知不知道你们在干嘛?”


    王也怔了怔,表情一下松快下来,他和诸葛青待久了,也学会了那种似笑非笑的笑法:“谈恋爱呗。”




    这哪里是学的诸葛青啊!!


    谈恋爱呗!!!!


    恋爱呗!!!!


    爱呗!!!!


    呗!!!!


    宝儿!好!!!非常还原!!!!


    拍桌而起,扬长而去吃饭。


    

评论

热度(14)

  1. 川寂大白鼠饲养员 转载了此文字
    为了还债无所不用其极的鼠,我看到她给我发写了一千六字的截图,满心期待,结果……串发动咬牙切齿技能.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