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也青】白水人间

就,像题目一样贫乏无聊,充满了自我妄想的一个故事。

感到了前所未有的OOC。

=================================

1.

傅蓉和诸葛青的关系小年轻们都不是很在意,冯宝宝问:“傅蓉是哪个?不晓得。”张楚岚表示:“知道你诸葛青不是处男了,下一个。”王也说:“关我啥事。”

道系青年三连:关你屁事,关我屁事,滚。王也对此大摇其掌:出家人不说脏话。

彼时诸葛青正试图在他头上作妖,王道长捧着一本一看封面就应当被打入“怪力乱神”行列的《渊海子平》,因为脑袋被诸葛青按着,只能腾出一只手空挥了两下:“你问我这个干嘛?”

“锵锵!”诸葛青把镜子往他面前一推,把自己辛勤劳作的成果展示出来,王也不可置信地盯着镜子看了片刻,又伸手摸了摸脑袋,发出赞扬的声音:“土河车!”

他的头发被诸葛青花团锦簇地扎了三十来条小麻花辫,最后拢成一束绑在一起,活像个炸了毛的大扫帚,而始作俑者得意洋洋:“可累死我了……老王你别乱来啊!愿赌服输!”

王也把书往脸上一拍,露出个无可奈何的下巴:“得嘞,您接下来还想怎么玩儿?”


2.

事发突然,傅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凭空就成了一个巨大助推器,但来都来了,还是啐上一口再走吧。

她恨恨道:“我就不该找你。”

诸葛青:“别生气呀,真的,你跟你男朋友非常般配,祝99。”

傅蓉生无可恋:“没谁能比你和王也更配了,999。”

诸葛青:“好好说话!别讨厌!”


其实关于傅蓉谈了新男友这回事,诸葛青也并不是那么早就知道的。

所以傅蓉给他发微信表示需要情感咨询的时候,他先异常惊恐地发了三个问号:“你说什么???”

活像拎着大棒气势汹汹来打鸳鸯的。

傅蓉尬得发晕,说实话她跟诸葛青咨询这事好像也不太像话,有点跟前男友(尽管没这回事)藕断丝连的感觉,但数来数去,她周围除了诸葛青竟也没有第二个可以谈及恋爱故事的人了。因此她只能讪讪地说:“你不要这么激动嘛……”


她没想到的是诸葛青此时和王也待在一起。王也一句“听说你和男人一起睡过敏?”就打算卷铺盖走人,诸葛青连忙挽回:“是啊!所以我在锻炼,争取早日脱敏,还恳请王道长借我用一下。”

他俩明明已经是睡过(一屋)的交情了,诸葛青有时候还是“道长”来“山人”去的,一来二去王也大概知道他在不太好意思的时候就显得拐弯抹角一点儿,比如有求于人或者心里有鬼的时候,但是很多时候,诸葛青不好意思的点都很玄妙。

比如这时候他就不太明白,过敏就过敏,何必勉强自己呢。

“那你注意点,过敏严重了会死人的,就算你这是心理因素也要小心。”王也诚恳地说。

诸葛青连连点头,有苦说不出:“谢谢,我会的。”

傅蓉的微信如天降救星,诸葛青打开手机瞟了一眼,精神一震,故作无意道:“哎,傅蓉谈恋爱了……还谈了蛮久的。”

王也问他:“多长时间啊?”

诸葛青低头给傅蓉回消息:“七个月了,是真爱啊。”

“嗯……”王也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咱俩一年没见面了。”

垂着脑袋的诸葛青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可不是,您还真是随心所欲,今天在昆明明天就在拉萨了,消息几天不回仿佛死了,半个月后打个电话:“老青,不好意思啊,我跟山里呢,没信号。”

搞得诸葛青心惊肉跳,自己也就随便发个微信,王也还特地打个电话过来,显得自己过分重视这个人,几天不见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

也就这么断断续续地联络了一年,明明屁事没有,倒还让人对来自另一方的消息多了几分期待感。有时候诸葛青还会痛心疾首地诘问自己:诸葛青啊诸葛青,你到底在期待个啥?没问出个二四六,老王反而发来微信:“我到贾家村了。”

他精挑细选一张黑人问号表情包发送,附字:“贾正亮找你麻烦了?”

“没有没有,”王也回复道,“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来?”

“好哇。”诸葛青说。


3.

“赌吗,傅蓉现男友,老实人。”诸葛青用胳膊肘顶了顶王也。

“啧……你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奇怪呢?”王也没长骨头似的靠在椅背上,闻言眯着眼睛转过来盯着诸葛青研究了一会儿,没从那张脸上看出什么破绽,道,“那我猜还是个浪子。”

诸葛青:“赌啥。”

王也:“我输了教你风后奇门,你输了给我差遣一天。”他语气调侃,小心观察着诸葛青脸上的表情,看到对方愣了愣,接着叹了口气。

“嘿~你这人,”诸葛青无话可说,“怎么还抓着这个梗不放,烦人。”

王也笑起来:“那你说赌啥?”

诸葛青想了想:“也别一天了,你输了给我差遣十二个小时。”

王也哎哟一声,吊起一边眉毛:“你这狐狸这么好心?我还赚了?”

诸葛青学着他挑眉:“我是怕你输得裤子都赔了。”

“行!”王也拍大腿,“赌就赌,反正我啃老。”

“好巧,我也是。”两位大龄啃老青年相视一笑。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王也大叹时也运也,诸葛青不怀好意地绕到他背后,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抓了一把梳子:“不好意思了啊老王。”

王也的发质,马马虎虎就那样,一梳子梳下来卡了好几回,诸葛青把那些打结的地方细细解开,很是痛心疾首:“你说你,白长这么多头发,都不护理一下。啧啧啧,看看这分叉。”

他小时候是想留长发来着,不慎选错了店子,托尼老师咔嚓一剪子下去,只给他留了个小辫儿,回家后意外博得一片掌声:“好看!”诸葛青对着镜子左右照照,好像确实还行,也就顺水推舟这么蓄下来了。虽然如此,但是他对一头秀发的妄想仍然没有平息,参加了个罗天大醮,气得半死,张灵玉王也道士之流也就算了,张楚岚散发都比他长,顿时心里极度不平衡。

王也低头看书,任由诸葛青的手蝴蝶穿花似的在自己脑袋上捣鼓,想了又想,还是忍不住开腔:“哎,你怎么就知道她男朋友是个老实人了?”

“山人自有妙计。”诸葛青一笑,没想到王也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嗨,不说算了。”

“看在咱俩交情这么好的份上,我还是告诉你吧。”诸葛青差点没被憋死,这位朋友怎么不按套路出牌,能不能给点台阶,大写的杠精惹,这届道长不行。

“洗耳恭听。”王也不知在书里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笑得挺开心,被诸葛青一把按住:“别动!”

“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嘛。”诸葛青平淡地说,“曾经沧海难为水,经历过我这种优质青年之后,她看哪个撩妹能手不是尬撩?处不下去当然得换口味咯。”

王也关注点长歪了,第一时间不是diss诸葛青不摇碧莲,反而饶有兴味地八卦道:“你俩怎么处的?”

诸葛青觉得必须要澄清一下自己:“怎么说话呢?我俩没处过。不是,你到底怎么看我俩的?”

“关我啥事啊。”王也悠然自得,小手一挥,“你问我这个干嘛,别扯开话题啊,现在在说你呢。”

诸葛青没正面回应,捞过镜子放在王也面前,果然王也的注意力就被转移走了,惊天咆哮道:“我c……这啥啊!诸葛青!土河车!”

出家人果然不说脏话,临到嘴边又被生生咽回去,诸葛青哈哈一笑:“愿赌服输啊!”

唉,他在心里叹气,还能怎么处?心里放着个友人A,你说怎么处?

友人A稀里哗啦摇着新疆姑娘似的一头小辫子,问他接下来干嘛,诸葛青也没想好,但总归做了这么大一件事,不带出门不像话,于是说:“换衣服,出去转转。”


4.

和诸葛青一战之后王也声名鹊起,一着不慎人设走岔,在诸葛青和张灵玉中横插一脚,被cp粉追着打。他本来不太了解,奈何诸葛青涉猎比较广泛,时常幸灾乐祸地给他发网址,王也点进去一看,多半是自己又充当了一个表面称兄道弟背后觊觎阿青的恶毒反派,或者和张楚岚为了青玉两人的感情愁白头。

看的次数多了,王也也忍不住进行一些点评:“这篇文就没有你上次发给我的那个哨向好看。”

诸葛青快乐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阅文无数啊老王,社会社会。”

王也通常对自己的人设不做评价,但总归还是有一点不解:“怎么我老是这种惨烈的设定?”张灵玉是诸葛青心头白月光,他是诸葛青身边孤独的替身,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他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诸葛青老神在在:“可能你长得不够好看吧。”

王也:“……怪我咯。”

诸葛青连忙安慰他:“哈哈哈,就是说你可能不够讨姑娘喜欢,别气,至少你同性缘很好啊。”

王也对着手机屏幕左看右看,感觉这句话在这个情境之下显得怪怪的。

总之在大环境不支持他出现在诸葛青身边的情况下,他俩出门逛逛,就显得很一言难尽。王也敲打诸葛青:“官方盖章邪教转正,你要掉粉了。”

诸葛青斜睨着眼睛看他:“什么邪教,青也is rio。”

王也一拱手:“别吧,又说我蹭nili青青热度,惹不起惹不起。”

诸葛青忍笑:“哪里会,明明是我抱王老师大腿了。”

粉丝之间的黑话就很有意思,他俩耳濡目染学习了一些,和时代的潮流共进退。

王也斟酌着字句:“王脑丝大腿不够粗,带不动。我说你这个直男,怎么天天看这种东西。”

诸葛青扭头看他,大概看了五秒钟。王也忘了在哪里看到的小道消息,盯着一个人看三秒以上,不是想打架就是索吻,他还真不知道诸葛青现在想干嘛,情不自禁屏住了气。

五秒之后,诸葛青徐徐说:“我是不是直男,王道长要不要算一算?”

王道长连连摆手:“不了不了。”

他俩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干出这种惹人误会的事情,王也的心脏动不动就骤停,心里的小鹿已经把自己踹死了。他向来没有强烈追求什么事的欲望,对待诸葛青也是这样懈怠,甚至已经超出了懈怠的程度——他连想都不敢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不知彼此的塑料兄弟情还能维持多久。

没有哪个兄弟情这么龌龊的,王也心知肚明,并且等待着千钧一发的那一刻。


诸葛青气死,他都鼓起勇气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对面的傻子依旧不动如山,气定神闲地拍他的肩膀:“那走吧。”

王也可能的确听不懂人话。诸葛青绝望地想,同时又庆幸还好自己没把话说满,要一不小心戳破了,他得原地升天。

傅蓉等得极度不耐烦:“朋友,你人呢?”

诸葛青回她消息,从酒店写到大街上也没写完,王也本来双手揣兜在前面走着,又折回来,抓住诸葛青的手臂:“过马路呢,你看一眼行吗。”

诸葛青头也不抬:“这不是有你嘛。”

他说话的时候没过脑子,话音一落心里顿时掀起巨浪:我刚刚说了什么啊?!

注意力一回来,哪儿都不对了,那条人行道都被甩在身后八百米了王也还抓着他不放,手掌温度很高且有汗,触感堪称油腻,他俩谁都没提。

“逛哪儿啊?”王也梗着脖子问。

诸葛青张口就是佛系三连:“都行,可以,你看吧。”一个全选操作把之前输入的全删了,新的一条倒是发得飞快:“你这根本不用咨询,这样吧,我举个例子给你,你告诉我你怎么想的。”

傅蓉半信半疑:“好吧。”

诸葛青:“A同学惦记B同学有一段时间了,B这个人比较正派,传统,温润,一个优秀的当代青年,你说要追不要追?”

傅蓉:“长得好看吗?”

诸葛青:“……好看。”

傅蓉:“追啊!怎么不追。”

诸葛青:“万一朋友都做不成了,岂不是很尴尬。”

傅蓉:“A好看吗?”

诸葛青这次回复得果断异常:“特好看!”

傅蓉拍板:“这不就得了,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轮得到你这妖怪来操心?”

诸葛青:……

他心道我就姑且容忍你这么一回,不耻下问:“也不是这么个道理吧,如果长得好看的都得在一起,我俩娃都满地跑了。”

傅蓉十分受用:“讨厌。B怎么那么棒槌呢,一个活的大美女在他面前来回晃,他心里没点想法?”

王也有没有想法诸葛青不知道,他心里挺苦的:“A走位不慎,不小心把自己定位成哥们儿了。”

傅蓉同情道:“……那是够惨的了。讲真,我觉得A可以试试看,关系都这么好了,拿不下没道理啊。”

她反应过来了:“不对,不是我找你咨询吗???”

诸葛青:“别生气,我觉得你们俩没有什么大毛病,多沟通沟通吧。”

傅蓉:“滚。”


5.

大龄网瘾青年抓着手机不知道在笑个啥,王也牵着他,找了个吃饭的地方坐下,把菜单推到诸葛青面前。

“怎么来这儿了……”诸葛青一看时间,五点半,把后半句“还没到吃饭的点吧”吞下去,转而在菜单上指点江山,“这个,这个,这个和这个,谢谢。”

王也:“你这是来蹭我饭了?”

诸葛青坦然地看着他:“是又咋地?”

“没咋地。”王也抬手招呼服务员,“劳驾,这儿点单。”

诸葛青提醒他:“我不AA啊。”

王也爽快地说:“嗯,我请你。”


就很尴尬,这种等待时间只能面对面各自玩手机,不知道说什么。诸葛青刷了刷微博,又刷刷朋友圈,实在无物可刷,没话找话:“怎么还没上菜?”

王也:“不知道啊。”

诸葛青看着他一头小辫子又想笑了,他自己却混不在意,帽子一罩就大剌剌出门,说:“反正也没人看我。”

诸葛青在心里偷偷说:我看你啊。

当然这话断然不敢摆上明面来谈,他跟王也这明里暗里暧昧了快一年,性子急点的人孩子都该出生了,微信里时常聊骚,试探出了动态平衡,就是没人捅破那窗户纸。

要是自作多情怎么办。

诸葛青直到拿到登机牌的那一刻还在犹豫到底去不去见王也,最后一咬牙,壮士断腕似的就来了,结果对方四两拨千斤地这么一搅和,他那雄心壮志就没了。

难得糊涂啊,事事说那么清干什么,他自我安慰着,再说,眼下这情况不也挺好的吗。人生总有什么是比爱情更重要的……诸葛青咂摸了一下爱情这两个字,怪浪漫的,不大适合王也。


进食完毕,王也问他:“是接着逛呢,还是回去?”

逛又不知道去哪儿逛,难不成王也过去四个月都这么无所事事?诸葛青说:“回去呗。”

结果在路上撞见一个卖小仓鼠的摊子,王也说等等,蹲在前面逗仓鼠。

他手指很长,伸进木屑里,被一只软胖小鼠用前爪抱住,作势要下牙,王也连忙抽手。

诸葛青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类型,走在路上还会想着玩仓鼠,那头王也已经成功诱骗了一只鼠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爬到他手掌心,摊主大呼小叫:“不要这样!”

最后王也还是没买,诸葛青不明白,问他:“你不是挺喜欢的吗?”

“喜欢又不一定非得占有。”王也停顿一下,补充道,“除非特喜欢,忍不住的那种。”

王道长好心性啊佩服佩服,诸葛青把脸别过去,没看王也的眼睛。


6.

王也这个发辫比较难拆,解得他一个头两个大,诸葛青友情施以援手,最终好不容易全拆开了,王也的黑长直也成了黑长扭。

诸葛青难免又要笑一下,王也习以为常,往床上一倒,试图进入睡眠:“老青,关关灯,十点了。”

诸葛青说:“晚安。”啪嗒关了灯,自己反而失眠了。

他在床上翻了几次身,心道我不会是真的过敏吧,王也那里就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老青,你还没睡啊……”

“没,你怎么也没睡?”诸葛青平躺着,把手枕在脑袋下。

那头窸窸窣窣响了一阵子,王也啪嗒啪嗒走过来,在诸葛青床边坐下:“我就不明白了,老青,一年啊,你可真能忍。”

诸葛青也坐起来,他大概知道王也要说什么了,但是出乎意料地,他一点都不紧张:“你还说我?”

“别看我,”王也顺着被单摸到诸葛青的手,十指交叉扣在一起,“我这不就没忍住。”

唉,太熟悉了,根本没有那种天雷勾动地火的感觉嘛。

诸葛青这么想着却还是忍不住微微挑起嘴角,王也坐在他身边捏他的手指,问道:“这和之前有什么区别?”

“大概是,”诸葛青抓住王也的肩膀,“现在我可以亲你了。”


7.

诸葛青:“我要去北京了。”

傅蓉:“你要不过几天吧,这几天雾霾好严重。”

诸葛青:“我觉得北京空气还行啊。”

傅蓉:“你似乎有什么疾病。”

诸葛青:“北京人民的肺还是很可以的。”


亲完之后王也问道:“你还过敏吗。”

诸葛青:“还行。”

王也:“那再亲一次?”

诸葛青:“成。”


【END】

评论(76)

热度(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