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踏雪寻梅

收到甜脑丝长评的一刹那,我距离原地升天就差一步。

非常珍惜地反复看了三遍之后,借着回复甜脑丝的长评,说说自己想说的。

这个脑洞其实是非常突如其来的,周四的时候听到《后来的我们》(眼泪未干版),一时思绪万千,想起自己之前追信兽的悲伤日子,没忍住在寝室干嚎了半个小时。哭完之后擦擦眼泪,本来就应该过去了,但是命数天定,周六在澡堂发呆,隔壁间的小姐姐把手机一开,又是这首歌。不行了不行了,连滚带爬地飞奔回寝室,搭着室友的肩仿佛求婚现场,脸涨得通红,说:我想写一个和平分手的故事。

那时候《白水人间》才写了一半,为了把和平分手写出来,我爆发出了从未有过的热情,吭哧吭哧熬了两晚上,终于让这个故事呱呱落地。

中心思想其实很简单,有点像《白水人间》支线,一样是平淡,不过一个是平淡地生活,一个是平淡地分手罢了。

日常是一个很磋磨人的东西,通常来说我偏爱把它朝美好的方向想,这一次写另一种结果,其实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想想也没毛病,诸葛青不是那种死缠不放的人,王也亦非穷追烂打,那么就写吧。

动笔之后才感到难过,随着回忆一点点丰满起来,不得不时常停下来问自己:非得这样吗?不能不分吗?浏览前文,又肝肠寸断,都走到这个绝路上了,不分还能怎么样。于是咬咬牙,接着写。

我是一个情感特别大起大落的人,偏偏(我流)也青两人可能是老鳖成精,能忍,因此这篇写得好累(事实上过去的每一篇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瓶颈),死死拽着缰绳的感觉,生怕一松手就放任理智被情感带着走,不管不顾无脑甜腻(甜脑丝说得对,《相见欢》就是这样,她看出来了,让我羞愧难当),要么就往另一个方向折,一哭二闹三上吊,狗血泼辣。时常在OOC的边缘疯狂试探,绝望溢满电脑屏幕。这时候又觉得感同身受,和也青忍受着同样的折磨,粉随蒸煮,快乐。写完之后坐在凌晨一点半的沉默里只想大哭一场,却又哭不出来,憋得慌。这里又很像他们最后道别,感情浓缩到一定程度,哭笑都无济于事,一二三,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我流也青套路被甜脑丝看透,青主动,也纵容,但主动的那个有傲气,纵容的那个有底线。说穿了这个文也是狗血的,感性和理性的反复撕扯,百般均衡之下咬牙断开,比壁虎断尾多一点内容,不止为了自保,还为了对方好。第一次看到青的心魔,隐约觉得像本我和超我,这里草率沿用,希望能稍微传达出青的心路历程。尊严和人,总不能两个都捞不着。

文里灌输了很多我自己的个人观点,幸而甜脑丝什么都知道,看这个长评,怀疑她偷走了我的脑子,我想的什么她一清二楚,甚至还更深地切进去,切到底。她好可怕。

落笔太重显得矫情,太轻太白又难以刻骨,我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十分无力,如果能传达出万分之一,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了。

不知道自己在哔哔什么,至于为什么叫《好心分手》,可能因为“若注定有一点苦楚,不如自己亲手割破”。但终究舍不得你死我活,私心把笔触放得很温柔,因为我始终相信“另一个我们还深爱着,代替我们永恒着”。

看完甜脑丝的长评,有种写八十章,事无巨细地描写也青从恋爱到分手全过程的冲动,还好忍住了。

甜匪:

读川老师《好心分手》有感。原作from@川寂 

本想在评论区写长评,但又觉得那样诚意不太够,所以在我这里重新开一篇表达对川老师高山仰止的尊崇感。高产如川老师简直让人白嫖到防不胜防,再对比一下自己lof的冷冷清清……唉川老师真的是非常优秀了生命不息脑洞不止,写的一手好故事还不ooc不脱离原作,大写的人间宝藏啊啊啊!

昨天川老师说她想写一篇和平分手,我第一念头是这个主题不好处理,一不留神就会放飞自我激情跑偏,就像相见欢一样糖刀瞬间切换……但川老师用五月天的倔强说她就是想写。那,川老师出品必属精品,我说好滴我做好去你评论里哭的打算了啦啦啦。今早特意起来拜读,看完之后觉得哇川老师真不愧是川老师,感情与生活细节处理的非常真实又戳人,平平静静山涧一样流经沙石啊水草啊鱼虾啊,流向既定的结局和已知的归宿,是我很吃的那一挂。明明是分手诀别,明明是分道扬镳,却不是当头当颈一刀铡下的血泪滂沱,而是水果硬糖一样的小疙瘩,舌头和上颚虽被硌的生疼,而味蕾随神经末梢传去一阵果香的甜意。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川老师永远是川老师。川老师刀下死,做鬼也是甜甜的呜呜呜。

把昨天给川老师写的Ctrl C+Ctrl V过来:爱情是一种冲动的意外,相守是一种义务与惯性。游戏人间太匆匆,及时止损让冲动弥散得没那么狼狈不堪,还能留下魂断蓝桥式的罗曼蒂克一梦。分开不一定是再也不见的俗气永别,还可能是甜筒最后一口混着奶香甜软冰淇淋的脆皮蛋卷。相交后的直线渐行渐远,改变不了曾经用力强调证明过的刻苦努力与刻骨爱意。完美的陌路型相守,未必要用是糖是刀来分界,爱不爱与守不守之间哪有那么多条条框框,人心分明,各有计较。

在一起本来就是一种侥幸相遇后被迫衍生的意外,当这种一念之间的双向意外在人为作用的推动下主宰了后半生时,单纯心动的喜欢反而显得没那么重要没那么必不可少了。可有可无,即是若有若无,被浪费也不足惜。但也青毕竟是也青,王也的随缘随性随心所欲并不是随随便便的听天由命唯道是从,诸葛青的计较心魔求真求是亦不是钻牛角尖认死理的紧握手中沙。两个人都足够清醒理智,不会被题干曲曲绕绕的华丽陷阱迷惑,自有断腕刮骨的狠心决心。冲动的消殒也好感性的弥散也罢,总之,那种兴奋型的乙酰胆碱在突触间隙无声蒸发了,根据能量守恒,可能是突变去了别处。这是无可避免和否认的事实,没办法用昔日的缠绵悱恻亲吻证明今天奋不顾身的多巴胺还没有脑出血的血块一样固执不溶。我们都诚实一点,承认风花雪月的恍然如梦,没那么难的。

其实就是长痛不如短痛的朴实逻辑罢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心智早已发育成熟,装疯卖傻跳梁小丑的行径实在令人无语啼笑皆非。川老师把这种无奈处理得很细腻,苹果很甜,但也仅限于甜。我还是我,苹果还是苹果,谢谢你把苹果抛给我,但是我们之间也仅限于此了。互相尊重,相敬如宾,苟延残喘的维系着保质期,这算哪门子谈恋爱过日子。时间倒流几年,一来就算是平稳里也捎带着点儿皮,二来当出现问题第一念头是逃避的时候,这就不再是单纯情感苦恼的强说愁了。无菌之所以名为无菌,是要在限定时间内及时再次灭菌,然后多久内再次灭菌,再次灭菌,再次灭菌。可诸葛青不会看在牛奶昨天才过期的份儿上心有怜惜以身试菌就喝一口没有关系,也不会在马上变质的仍命名为“爱”的相守里自我欺骗相安无事。这不是一道无解的方程,化繁为简,如果昨天变质,那么在昨天之前喝完不就可以了吗?如果促成在一起的根本原因也许在明天也许在后天就会变质的话,那么在今天优雅体面的挥别不就可以了吗?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这是道家的说法,未还俗的王也却是被动的单位。大家都是理论派,这些话啊说起来一个赛一个的头头是道,真到了事儿上,连维持表面的平和淡定从容不迫都是经过做作包装后的虚伪无趣。这样用唾液濡湿彼此干涸的皮肤,看上去是携手并肩共克时间之痒的艰难浪漫,其实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低劣骗局,毫无意义。快刀斩乱麻,和平分手,彼此放生,各自江河湖海,自在逍遥,天高云淡,远大前程。

喜欢很复杂,分开很简单。分手吧,好。言语应答之间无需反复质问,用温柔岁月磨合过的最后默契,终结过去的过去,打断未来的未来。这个地方我真是……川老师虐情敌的本事简直绝了,这种包在冷兵器里的提拉米苏叫人食难下咽,又要泪流满面的咬断舌根囫囵吞下,让供思考的大脑在激素下的理智范畴里短暂愉悦。人么,从肉来,到肉去,在未知里探究自娱自乐反复碰壁里寻找意义,术士窥天机,但若事无巨细皆欲求知,那么活着啊死亡啊生存啊毁灭啊其实也没什么区别。青哥问得输赢问得结果,唯独不问他与王也叵测的以后。以后又如何呢?不如何,行至水穷处,柳暗花难明。好心分手,有缘再见。

让爱情在渺远的前尘隔海里有迹可循,踏雪寻梅,日暮山远,纵身一跃,落崖风耳边盘旋。梅仍是梅,万古一白的山巅里盈盈红迹引人神往——但对川老师笔下的他们而言,路过的梅色风景此一别便再难回头,四望皆是下策,阖眼风雪成忆,无论朱砂痣还是红玫瑰,都应该惊惊艳艳点在心上,而不是拥抱占有着不合时宜。

评论(15)

热度(27)

  1. 川寂甜匪 转载了此文字
    收到甜脑丝长评的一刹那,我距离原地升天就差一步。 非常珍惜地反复看了三遍之后,借着回复甜脑丝的长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