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给川寂太太《好心分手》的长评

能得姑娘青眼,不胜感激。

也青初见太惊艳,那是一种基于宏大的世界观下的,陌生而新奇的刺激。然而我实在是庸俗,敬佩着能写出强烈原作风格的太太,自己写来写去,还是觉得人味儿太重了。因此时常焦虑,有种凭一己之见把也青拉下神坛的感觉,格局平白无故小了百倍。今日看到这样的评论,似乎没有以往那样焦躁了,谢谢你。

至于内容,你实在读得太认真,本来就没什么内涵的大白文被这样反复斟酌,我心服口服,感动得快哭出来了。

那句“以死句读”太有味道了,恳求介绍。

玉浮梁:

文的链接:  http://shwjjrmlzy.lofter.com/post/1ddf87f1_12a39941
冒昧艾特一下太太  @川寂
个人色彩极其浓厚,希望太太不要嫌弃我(๑•́ωก̀๑)

怎么讲呢,这篇对我来说,就是把两个人拉进凡尘。
以前我跟人讲,这两个人太好了,除了死别和身处乱世身不由己,根本找不到什么虐点(就双箭头而言)。我这么想的,他们自身能力强,有主见,性格也很棒——青仔也就是有点犟,但做事情还是很有分寸,看得也透(参见他评价马仙洪那一段);老王也不必说,温润如玉,多高的评价啊。这俩人有什么坎过不去啊?分手?不存在的。
直到我看到了这一篇文章。
开篇就是一声惊雷:两个人分手了,认真的。
我还没有从“分手”这俩字里头缓过来,又看到老王一声“谢谢”,好了,这样生分,心又凉了半截。
而后从青仔的视角回忆两人的相遇相爱,走马灯似的,哗一下就过去了。说得轻轻巧巧,一句情深不寿得杀多少人啊。情深不寿,我才意识到我看也青,带了多厚的滤镜。说是尽力去理解他们,他们相爱就是落入凡尘,可事实是什么呢,事实是我仍然在仰望他们。热恋不再后的冷淡尴尬,现实中比比皆是,可我从未想过他们俩也会这样,总以为他们要么不爱,要相爱就是生能长相守,死亦长相思,很难,所以格外美好,分离也是好的。
爱是爱的,一辈子都会爱的。说分手,第二天订机票,三天后离开。两个人行动的细枝末节都有爱意,但又都叫嚣着分离即在眼前。太太写两人的内心活动,多的还是回忆和感悟,感悟也是陈述句,不疾不徐缓缓道来,有沧桑之感。两人的行动言语也描绘得很淡,尤其是那些白描,画面感极强,最是摄人心魂,情意全在不言中。
譬如两人说分手那段。再如诸葛青问出发时间那一段。个人觉得做饭吃饭那一段最是挠人。夹的那些腻歪过往,甜是真甜,先前有多甜,而今就有多苦;而两人言行举止中带的以往甜蜜生活的烙印,那是刀伤上的盐,时不时撒点,火辣辣的疼。
疼也得忍着,自己造的孽,有什么办法呢?想当年在龙虎山,一个一脸认真地讲“未来可以改变”,另一个燃命证道,何等的恣意凛然;而今两人对这段恋情,只是隐忍着放弃,透出一副疲丧,少年意气不再,最初的激情褪下,余下了一地苍白。
偏偏他们还要笑,还要拿这事来编排!最后一个拥抱顶什么用?抱得再紧有什么用?有本事别放手啊,我私心宁愿他们相拥着堕入泥淖互相折磨,也不要看他们这样无疾而终。
我要借果宝一段话用用,她讲:“你们要看的是以死句读的深情,可世事往往是初初天雷地火,最后寂寥无声,我要懂,你也要懂。”
太太这刀,或许并不见得是锋利得削铁如泥,但这刀上淬了药,名叫现实,毒死了我的少女梦。
疼,更多的是苦,太苦了,想哭。


评论(13)

热度(39)

  1. 川寂井生桑 转载了此文字
    能得姑娘青眼,不胜感激。也青初见太惊艳,那是一种基于宏大的世界观下的,陌生而新奇的刺激。然而我实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