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评沸雪《红胃》

逻辑死,过度分析,胡言乱语,还有超级剧透预警

加粗的是原文
@沸雪
=================================

我从小就喜欢胡乱用词,被误用得十分频繁的一个成语是“烟视媚行”。烟视媚行最早出自《吕氏春秋》,形容女子害羞或不自然的样子,但在我看来,烟和媚这两个字搭在一起,又是如此妖和诱。夏禾是何许人也?全性四张狂之一,刮骨刀,主色欲。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心里一动,又想起了这个成语。

大川儿的文把我心里的诱与媚淋漓尽致地写了出来。

她写夏禾一开始伪装成煮饭婆子,见到张灵玉第一面就捏他的屁股,好一番品评,像个猫也像只小兔子,是个快活的少女模样。张灵玉这时候也只是少年,心思纯然,被调戏得紧了不光脸红,还要调戏回去。我本来笑得直抖肩(形象十分猥琐),看到下一句话,莫名紧张起来。

“男人一凑近她,一切就都完蛋了。”

夏禾在张灵玉靠近她时,慌忙想逃,这是她此刻的心理。

原作里一出场夏禾就是一个对性开放到有些“浪荡”的形象,但是从大川儿的这句话里我看到了她的慌张。她也只是个少女,虽然天生就有了操纵性欲的能力,但她并不是天生就会使用它。张灵玉是个童男子,她又怎么不是呢。多数人都觉得欲望是肮脏的,夏禾被施加了这样的能力,于是多数人都觉得她也是肮脏的。可是没人告诉她要怎么控制自己,每个接近她的男人似乎都在觊觎她,她不想害人,只能逃跑。

张灵玉却扣住了她的手腕,然后笑了,说:“你的脉象乱了。”

于是少女夏禾明白了欲和爱的差别。

爱一个人,而后对他产生欲望,这是很正常的。她爱张灵玉,想和张灵玉做爱,这份欲师出有名,她就不是无差别攻击的浪荡女,她也就可以不必做一个坏蛋,不必对自己的欲望耿耿于怀。

夏禾在夜里提着灯,等着她的救赎,她放眼望去,四下欲望弥漫,突然张灵玉雪白地闯进来,手臂上挂着鲜红的袖章。我不知道那一刻对夏禾来说意味着什么,有一个人在她控制之外,漫天的粉色当中他是白的,鬓边枫叶通红,他的脸也红。画面应该是很美的吧,像黑暗突然被撕破,透进一束光。

张灵玉这里实在是可爱极了,他想见夏禾,偏偏还要用一片红叶盖住自己萌动的春心。他似乎没有想到水脏雷,但我猜他考虑过,他不在乎,他只要夏禾给他个说法。可惜夏禾没有,她穿着张灵玉的道袍逃到山下,染了一头粉头发。

我有点明白为什么夏禾要逃,归纳起来大概是很复杂的:她怕自己成为张灵玉的污点、不想拖累他、也希望张灵玉能放下她……但想来想去,我觉得她或许最怕张灵玉和之前所有人一样,对她只有欲,没有爱。张灵玉在她生命里留下那么重的痕迹,她却没办法控制张灵玉,没办法给他染上颜色。

于是她见到水脏雷才会那么开心,因为现在她能永远地让张灵玉记住自己了,她已经不怕被带走了。他们将永不分离。

大川儿写吕良,写窦梅,都和写玉禾一样好看,每个人都是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入木三分。夏禾忘不了张灵玉,她不肯用明魂术,只喝酒,喝得烂醉如泥,倒在雨里,好像就能忘却一样。后来窦梅死了,她远远地逃开,从此不仅没有酒,全性和龙虎山也结下了仇。而在两方势力的仇恨里面,她和张灵玉两个人的爱显得如此渺小,轻易就被吞没了。张灵玉想着夏禾,想着从此再也见不到,几乎要落泪,但是他是下一任天师,不能哭。大川儿写灵玉着墨不多,但光是这寥寥数字,我就替他哭了出来。张灵玉是一块沉积岩,风沙层层叠叠地盖上去,封锁他心里的秘密,一开始不可说,成为天师后不能说。

他们最后一次相见实在令人唏嘘,心里有一万个念头,不听不看不动不说,正邪终究不两立,就此别过。夏禾顺着熟悉的路下山,见到熟悉的河流,北境苍潭,满是夏荷。

《甜蜜蜜》里说:“有些爱,只能止于唇齿,掩于岁月。”我这个人一向傻白甜,胡乱抠糖,实在看不得原作向的玉禾,大川儿的这把刀不利,缓缓地刺进来,我已经滋不出血,却还是疼。太顺理成章了,好像玉禾就应该这样。我多想看他们晒在阳光下,可无论水脏雷也好,刮骨刀也罢,最终都只能以沉默封缄。

大川儿的文风是真好啊,潇洒又灵性,她像一个精于舞蹈的表演者,准确地踩住了我心头每一个点。

她真是神仙啊啊啊啊!!!!

评论(6)

热度(53)

  1. 沸雪川寂 转载了此文字
    我惨叫,人还是要做的,而且要晚睡早起才行,好好做人就能收到川寂老师无敌长评,为啥我昨晚不乖乖通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