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水(下)

我惊了,竟然还有下,可以说是破天荒头一回辽(?)


甜匪:

诸葛青不是一夜爆红的,怎么讲,努力和运气缺一不可,能赶上好时候也是关键点之一。而他正好就处在了乘风破浪的风口浪尖上,不管是夸赞也好诋毁也好,有讨论度就有热度人气,总之风头无两,非常高热。再加上人设好定位好,公司和推广也很快找来,他不缺那点儿卖脸的钱,也不缺自费买产品的钱,本来就是贪新鲜点亮的新技能,没必要再牵扯上利益缠心。从录剪视频到定期直播,更新频率不是特别高,一月半月抽空想起来了就突击来一次,和平台多数固定而高产的大多数博主不一样,但又受众是宽容的,因为好看可以原谅一切,哪怕他直播时一句话都不说安静吃一碗米粉,都能让没有他的粉丝群好一阵天翻地覆。诸葛白混进去的,时不时混在人群里带节奏跟风啊啊啊呐喊,然后转记录给诸葛青看。




而且诸葛青的认证是美妆博主。这个时代性别男的美妆博主已经多如牛毛了,大家各有本事,八仙过海。而他另的特别是从一窍不通慢慢到的信手拈来,有老粉是从第一个视频一路追下来的,十足的养成系,歪打正着意外增加了粉丝的黏着度。当然他现在专业领域方面已经很好了——当然不排除本身长相就好,化妆只是锦上添花的加分项。在其位谋其政,挑刺来黑的在这方面也不太好找事。总之是安利得出去的越努力越幸运。王也不知道这些,随便点了个视频看下去。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或者是什么心理,他看着诸葛青在镜头里并没有现实生活中好看,起码不如罗天大醮好看,毕竟别的诸葛青他也没见过不是——他看见他从镜头底下把齐齐怪怪形状的不知道什么用的化妆品一样一样的拿出来,一边讲解一边往脸上抹,明明是人话,是中国话,是普通话,可王也就是云里雾里听了个不清不楚不明不白。




快进又不太好,怎么人诸葛青也是一分钟一分钟录出来的,自己一个贡献播放量的还三下五除二快进了,实在都对不起人家花费时间精力心血和钱。但这种感觉就像是刚上山时听每日早课,好像听清了每一个字又好像什么也没听懂,好像听懂了每一次句读又好像什么都没学会。后来事实证明确实是什么都没学会,不用好像。视频时间好像很长又好像没有很长,浑浑噩噩懵懵懂懂,一个状态从头到尾,看到了诸葛青往脸上涂涂抹抹勾勾画画,最后的成果和一开始也并没有什么区别。诸葛青还是那个诸葛青,他画到哪一步画成什么样子也改变不了他是诸葛青的事实,也改变不了王也能认出他来的事实,也改变不了就算他化成骨灰了也能从火化炉里筛捡出来的事实……最后一个有点儿过了,人家诸葛家的传说是羽化,这个不能乱说亵渎。




他看完了,发微信给诸葛青过去:开展副业?




诸葛狐狸回的很快:怎么样?




王也:挺好的……就是我没看懂。你别告诉我你那几十万的浏览量都是看懂的人看出来的?




诸葛狐狸:这个不怪你,像你这样不懂的人还有很多,不要紧。关爱直男,人人有责!我责无旁贷,任重道远。




王也:说人话行不行?




诸葛狐狸:唉,你这样在微博上是要被批斗的,小心有人去你主页上从头骂到尾。




王也:不是,我做什么了就要被骂?




诸葛狐狸:你这叫不解风情,不够爱人家,不够走心。




王也:我爱谁了我?




诸葛狐狸:和女孩子谈恋爱,连这些都不知道,还是爱得不够深不够走心,不要送礼物了,趁早送她自由比较合适。




王也:那按照你这个说法,我该咋办?




诸葛狐狸:把我的视频从头到尾看一遍,包教包会。




王也:……




诸葛狐狸:王道长,不然你是追不到女孩子的,就算人家看在别的条件下愿意跟你在一起了,也不会长久的。




王也:……你丫少诳我,我要是上了你的当,你得出去笑话我一辈子。




诸葛狐狸:不信走着瞧,要是能有女孩子果真和你永远在一起了,算我输。




王也:你能不能盼我点儿好?




诸葛狐狸:我输了你又不吃亏,有什么问题?




王也:那你能输什么?




就再也没有等到诸葛青回复他了,绿色对话框发送成功后顶上的四个字的备注连对方正在输入都没有变出来。王也等啊等,洗澡洗到一半还惦记着这个事,好在没顶着满头的泡沫浑身滴着水出来患得患失,因为洗完了发现聊天记录的最后一句话依然是他说的,诸葛青就杳无音讯了。他在山上又不是没信号没手机,不至于信息全部闭塞落后,网络基本法的日新月异他还是能懂的,就比如说网红到了一定份儿上不输明星这一事实。看来诸葛青就是那个数量级的知名人物,女性受众多了,总能碰上几个异人,说不定一部分人来参加罗天大醮就是为了见到诸葛青的,本身对赛程啊通天箓啊天师位啊同年龄段彼此切磋啊毫无兴趣。所以怪你是王也张也赵也孙也,没区别,只有阿青,阿青以外的人,和让阿青吐血的人,阿青只有一个,让阿青口吐鲜血的也只有一个,不追他追谁。王也在家总是无事可做,于是作息规律早睡早起,关灯关的早往往入睡也能早,手机就在枕头边儿上,一亮起来就能看到,就算闭上眼也能看到光的那种看到。可直到他睡着了,早上听见窗外鸟鸣声醒了,打开屏幕也依然是静止的桌面,没有新的未读消息。




晚上时虽然不困,神智也自认为清醒,但白天的思维方式和晚上还是不一样的。白天醒一醒,坐起来拉开窗帘揉揉眼睛放空了发呆神游,出一会儿神再正式揭了被子翻身下床洗脸刷牙梳头。但今天多了一个步骤,从架上找了一瓶落灰了似的大宝在手心挤了一挤搓上了脸,上下左右揉一揉,对着镜子看,额头还白一块不太晕,又补了两下胡乱抹匀。手心还余了一点湿润,他搓到手背上。这是昨天诸葛青视频里讲的为数不多的他能听懂的知识点,好不容易听懂了当让不能再偷懒,不然浪费了开手机看视频的电量和时间。




再看镜子,当然没有什么变化,那是乳液,不是粉底液。从异人传说中略有耳闻,到内经中千算万算自我计较,到终于对峙原来百闻不如一见,再到分别时礼貌客气而疏离,现在也才回家几天,才几日不见,刚从视频里看到了他,通了电话聊了微信。距离具体的接触才过了多久呢,怎么感觉他从来没有像其他朋友一样离自己那么近过,也从来没有像其他朋友一样离自己那样远过,真心似是要随直线间贴住了真心,又好似连接点要按最远的,绕过整个地球周长那样计算,比任何都无法跨越。也许天各一方才是最稳定的归途,无论怎样多心逾矩,两个人也好两颗心也好两具灵魂也好,都只有永恒而固定的直径,不会转动更改,不会借口狡辩。




他是一颗动点,在地球的球面上不定游走,地理位移的差值忽远忽近的,值域里正确答案随机跳跃。



评论(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