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也青】To Q

OOC大作,原作向(?)

==================================

亲爱的Q:

见信安。

这是一封永远也不会送到你手中的信,所以我会写得非常随意。

二十分钟前整支观察队都被注射了被初步分解的爱物质,我分到的那一支名为“思念”。你很难想象那种感觉,当爱物质注射进体内的那一刻,喜悦、焦灼、渴望,数不清的情绪涌进我的胸腔,而从那时起我脑海中所剩的只有你。

这就是我坐在这里敲打键盘的原因。

想必你要问爱物质从何而来。既然这封信不会被送达,保密协议应该无法对我产生限制,我可以仔细梳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有一些句子是从《观察报告(三)》里复制出来的,你凑合看。


以下所有计量单位皆为地球单位。


观测目标A的第三天,0点21分,晴。

经过前两天的观察,我们判断目标A拥有地球上大部分人都无法掌握的神秘力量,具体表现不详。但他的同伴目标B(见《观察报告(一)》)带给我们很大惊喜,我们的观察员一致认为,他闭着眼睛仍然可以视物,这是地球人身体机能一个极大的飞跃。

观测开始时,目标A正与目标B以12公里每小时的速度离开这个名叫“碧游村”的超小型人类聚集地。

目标A:“老青你果然不对劲,自打看到那个什么炉以后你话就变少了。”

目标B:“我是在琢磨啊……那个马仙洪(即目标C,见《观察报告(一)》)把咱俩叫到这里来,又对咱俩的事这么了解,这是至少从罗天大醮开始就注意咱们了啊!所以我担心啊……”

目标A始终看着目标B:“你担心什么?”

此时目标C突然发出声音:“王道长,青老弟。”

他身后有八名地球人类,其中男性六名,女性两名,依次标为目标D到K(你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也没关系),目标A与目标B在人数与性别上均呈现劣势。

目标C:“这么晚,这是去哪儿啊?”

我们的仪器捕捉到了目标B睁眼的瞬间(不是特别好看):“既然他对我们有所图,又早就盯上了我们,怎么会让我们偷偷溜掉……我就是担心这个!”

目标C:“二位,就算不打算留下来,跟我明说就行了,就这么不辞而别,瞧不起我吗?”

目标A:“哦?明说你就放我们走么?”

目标C:“嗯……你们走不走我是无所谓了,不过我身后这些朋友总觉得,罗天大醮上大放异彩的二位难得来一趟,不领教领教就太亏了啊!”

仪器提示目标C有96%的可能性是在说谎,在他说话时,目标D走到了他身前。目标D拥有体长约2.5米的魁梧身材,但目标A并没有被震慑到,他放下背包:“唉……算了,也不意外了,就知道你们就没憋好屁。”

目标D展现出了与其外表不相符的敏捷,几乎是在背包落地的十分之一秒后,他已经攻到了目标A面前,目标A使用名为“太极”的功夫拉开两人距离,目标E立刻接上对他的攻击。

一直没有出手的目标B终于伸出了援手:“中宫我定了!”

目标B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法,令目标E漂浮在半空中,但目标E以极快的速度摆脱这一受人辖制的状态,抽刀虚空一劈,目标A、目标B与目标D做出躲避动作,约十米外的一棵直径一米的树却被拦腰斩断。

这些地球人掌握了不可思议的力量,我难以叙述他们相互攻击的场面,就此停笔。但我们必须为地球人的进化喝彩。

接下来的半分钟内,目标A与目标B各自为战,这与他们之间“伙伴”的关系并不符合。正在我为此疑惑时,目标B被目标G拖入地底,目标A的身体各项指标猛然上浮了两个点。

目标A:“老青!”

我们的判断没有出错,目标A所拥有的神秘能力远比在场他人都令人难以置信,目标E对他进行攻击的动作竟然在转瞬间就被放慢了100倍。感谢目标E,让我们率先得到了目标A与目标B能力的基本数据。目标D被以同样的方法定住,剩余几名人类也接二连三地向目标A发起进攻,他反复使用了他的能力,看来这对他的身体消耗极大。

目标B也施展了自己的手法重新回到地表,并与目标C展开对话——虽然目标C所说字句占比100%,达到“独白”标准,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定义这段独白为“对话”。

目标C:“青老弟!你这是何必呢……不要转身,转身就意味着你要正式与我开战!直说吧,我们想领教的不是你们武侯家的奇门,我们想亲自体验一下的是王道长在龙虎山击败你的手段。我们想得到它!不过必须说明一点,我自始至终也没对你们说谎,我确实希望你们加入。拒绝我,你们今天没法活着离开,成为我们的一员,我的神机百炼和王道长身负的绝技你都能得到!不用急着给我答复,你也可以静观其变,万一王道长能创造奇迹,把我们都打倒也说不定呢……嘿嘿!”

那种令人疑惑的场面又出现了,目标B的举动与我们系统中归纳的“伙伴”在这个场景下应有的反应都不同,他似乎被目标C打动了,只是观望着陷入苦战的目标A。目标B是一个难以揣测的地球人,在过去的两天观察员们一直无法对他做出分析,此时他的反应使我们内部分裂成了两派。

一派认为两位目标人物之间的友情即将破裂,他们认为目标B会被策反,另一派则认为目标B仍会选择与目标A站在一起。(你怎么看?反正我是后一派的。)

将目标K冰封住后的目标A各项指标呈现极低的态势,他表现出呼吸困难、大量出汗、手抖的症状,面对目标C的缓缓靠近,他似乎已经难以为继。

目标C:“了不起!了不起!居然以一己之力制住了八位上根器。不过,看起来您已经很吃力了啊,还有余力……”

目标A在此时突然发难,以放慢10倍的速度定住了目标C。这让我们重新认识了地球人常说的俗语:“反派死于话多。”

目标A喘息得十分剧烈:“老青!快走……走……我已经……”

他的表现令所有观察员肃然起敬。

随着危险程度的增加,紧张、烦躁等负面情绪同样在增加,但他心中的勇气与自我牺牲也越来越充盈。不可思议的是,爱意在此时强烈得令人无法忽视,那条红色的折线持续地上升着,已经达到了我从未见过的数值。

在观察报告(一)中,我陈述过选择目标A作为观察对象的理由,他身上有着剧烈而纯粹的爱信号波动反应,是一个完美的输出体。而目标B则是他的信号投射体。但过去两天的观测里,目标A身上没有再辐射出令人眼前一亮的爱信号,我们一度感到沮丧,一部分观察员甚至认为爱信号已经消弭了。然而今天,目标A向我们证明了爱的延续性与可触发性。

我们可以改变情绪,却始终无法模拟爱情。爱情不是激素的后果,相反,它催动着人体激素优美地起伏,不时时处在巅峰,却从不断绝。

目标B在今夜第二次睁开了眼睛:“已经撑不住了,对吧……”

他飞快地靠近目标A,这让后者骤然腾升起困惑与恐惧:“老青!你在搞什么!还不快走!”这是一个新鲜的情绪,在被数人围攻时目标A没有表现出恐惧,却因目标B一句话被调动了。

“老王啊……你也有今天!”目标B的手掌结成了冰晶,他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朝着目标C猛攻而去。一声脆响,冰晶折断了。

“哼!护身法器!”我必须承认,目标B的确拥有在地球审美中十分出众的美貌,那张图片只是个失误,“嘿嘿!老王,刚才是不是一瞬间以为我想砍了你?”

某种不可识别的情绪在目标A身上形成,近似于“劫后余生”,他没有回答,只是尽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但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两名新的个体加入这个场景里。目标L(地球成年男性,30周岁)向目标A方向高速移动,并摆出了攻击的架势。

目标B语速飞快:“老王,找人救我也好,或者替我报仇也罢,那都是你逃出生天以后的事了,现在你我没有争执的时间。”

他睁开眼看了目标A一眼,周身能量场波动逐渐加剧:“你不用觉得欠我什么……巽字与我相性最合,不必站宫也能威力全开。老王,我也很喜欢你这个人,因为你和我是完全不同的一类人,你这人做事时总是先替别人考虑。”他的服装开始鼓动飞舞。

目标A大声吼道:“住手!”

如果他们任何一个人站在我们的飞船里,都会对眼前的景象感到惊奇,观测着爱信号的仪器响成一片,电子屏上两条红色的折线交替上升,整艘飞船内部都被连绵的红光所笼罩。3号观察员沉默了很久,说:“这是我们第一次确切地观测到‘两情相悦’。”

仪器开始自动提取爱物质,而我站在仿佛即将爆炸的飞船里,反思着自己。

什么是爱?

五十个宇宙年前,我们的星球使用药物摒弃了这种“令人心烦意乱”的感情,我们的科技在飞速地发展,可如今我们不得不来到这个科技水平落后母星200个地球年的行星上,试图破解爱的秘密。

目前流行最广的理论把爱情比作一束有去无回的能量波,一方是输出体,另一方是接收体。但你知道,我一直认为爱情是双向的。一定存在着某种信号作为爱情的滥觞,只是两方接收到它的时间不同。

你说我更像个感性生物,常常做出与理性不相符的、违背自身利益的决定,但我仍然不明白爱情。它容纳的情绪太庞杂了,在爱这样美妙而宏大的感情面前,理性会轻而易举地崩塌。正是因为它难以抵抗,我们才会摒弃它,但它又是那样不可或缺。在遥远星系的这一头,有人为捍卫它而出生入死。

随着仪器滴一声轻响,我们已经采集到了一个单位的爱物质,与此同时目标B使用未知的手段放了一把大火,试图把目标A隔绝在外。

“抱歉,老青,看来要辜负你的好意了。哎,真到走投无路的时候再丢下你跑了也不是不行,不过现在不是还不至于么……”

目标A有97%的可能性在说谎。我们的仪器一向是很精准的。


本次对目标A与目标B观测任务圆满完成,我们抽取了半个单位的爱物质进行分析,或许可以将其分解为:忧虑,思念,勇气与无奈。

看起来似乎是负面的情绪更多一些,但我们进一步解析内容物时,从每种分离的情绪中又分别提取出了快乐与满足。结合目标A的表现,我们初步分析出了他的行为模式:自我牺牲—获得目标B正面反馈—形成正面情绪。

这实在是太费解了,我们无法得出后两者之间的逻辑关系。

最终1号调查员将这宝贵的半个单位爱物质命名为“相濡以沫”,我们即将前往下一个地方,继续进行着爱情的观测。或许我终其一生都无法破解它的密码。好在此时,我仍然可以享受爱情带给我的思念。

距离这支药剂失效还有十分钟,我要在我遗忘它的效果之前,好好品味它。

我爱你。尽管你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你的,

友人A


【END】

评论(12)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