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也青】晕雨

没营养的复建小短文,修了一点,但还是OOC。

雨后小故事(?)

=============================

雨下得更大了。

便利店就在前方,透过滂沱的雨幕,能看到屋檐下站了一个人。

王也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屋檐下,毫无意义地拧了一把衣角,水珠滴滴答答地顺着他的手指落在地上。

他甩了甩手掌,飞溅的水珠往两边弹去,不巧正冲着那个人的方向。王也连忙扭过头:“不好意思啊。”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闭着眼睛,仿佛没有听到王也的话。

别是睡着了吧?王也心想,犹豫了两秒还是问道:“您这是……”

这句话像打开了一个什么开关,对方直挺挺地倒了下来,毫无预兆,把王也吓了一大跳:碰瓷啊!他手忙脚乱地接住男人,对方的衬衫洇透了黏在身上,手下就是潮湿又滚烫的躯体,王也下意识去摸他的额头。

“没发烧……”被搭住额头的男人揪住王也的衣服,吸了一口气,“不好意思,我有点晕。”


诸葛青在关东煮冒出的袅袅雾气中冲王也笑了一下:“谢谢你。”

明亮的玻璃窗外是劈啪乱跳的雨滴,地面已经积起半个指头深的积水,被呼啸而过的车轮掀起银白的波浪。

湿透的衣服回天无力,草草将头发擦个半干已经令王也足够郁闷,他把打散的湿发全都拢到耳后,露出带着水汽的、肌肤柔软的脸颊。

“行了,你家在哪儿啊,我送你回去吧。”王也要了一份红糖煮鸡蛋,搭配虽然奇怪但是吃起来还挺香,他看着诸葛青面前摆着的那份关东煮,改口道,“先吃完再走。”

诸葛青把关东煮往他面前推了推:“你吃吧。”

王也犹豫了一下,拿起一根签子送到诸葛青嘴边:“你张嘴。”

“啊?”

不知什么东西直接捅进了嘴里,诸葛青下意识往后一退,王也“哎”了一嗓子,他随即感到小腹一热——一块煮萝卜掉在了他肚子上。

诸葛青摸索着捡起那块萝卜丢在桌上,匪夷所思地抬头“看”王也:“你有喂别人吃东西的毛病吗?”

王也讪讪地搓了搓脸:“这不是第一次照顾盲人吗,没经验……”

“…………”诸葛青伸出手掌搭了个屏障,挡住玻璃窗那个方向的视野,睁开了眼,“你才是瞎子。”

“………………”王也循循善诱,“这位朋友,装成残疾人也不好吧。”

“没装。”诸葛青很快把眼睛又闭上了,“我晕雨。”

“什么?”王也没听明白。南方人讲话,黏糊。

诸葛青字正腔圆地重复了一遍:“晕,雨。下雨的雨。”


“说晕雨也不太恰当,我不晕水。”诸葛青托着腮,那份关东煮被他以“不习惯被人喂食”的借口挪到王也面前,王也对豆制品有超乎寻常的偏爱,率先从中挑选了一串兰花干。

“准确地说,我晕下雨天的地面……哎,很难形容。”诸葛青想了想,“我第一次犯晕是三四年前了,低着头玩手机的时候,看到脚下光滑的地面上铺着一层水,水面上倒映出行道树的影子,树枝的影子就像许多流动的线条。”

他的手指在桌上滑动:“想象一下,你逆着水流站在一条小溪里,眼前都是白花花的浪花,看久了就会分不清是你在劈波斩浪地往前走,还是水在往下流。眼睛迷糊了,可不就是头晕眼花嘛。一开始只是看着地面晕,没想到越来越严重,现在看到雨的轨迹都晕。”

“那你还挺惨的。”王也异常迅速地接受了这个设定,真情实感地同情道。

诸葛青顺坡下驴地摆出一副苦脸:“是吧?下雨天又不能不出门,三天两头总要晕这么一下。”

“那您三天两头这么来一下的……每次都怎么解决啊。”

“这世上还是好心人比较多的,比如你。”诸葛青一本正经讲完这句话,又高兴地说,“还好我长得好看。”

王也:“……”

诸葛青看不见他表情,摸了摸下巴,兀自继续道:“要说解决的办法,其实也不是没有。”

“哦?”

“说出来怪肉麻的……两年前我碰见一个道士,他说让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亲吻一下我的眼泪就可以破解。”诸葛青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这什么言情小说剧本。”

“这个套路我知道。”王也叼着根海带,含含糊糊地说,“睡美人么。”

诸葛青:“……”好像是这个道理。

“道士也不容易。”王也抱怨道,“我之前遇到过一个,说我的命中人是天纵奇才,带着一块玉转世投胎。可别说,我还真有个男同事叫灵玉,吓得我……后来我一寻思,他大爷的,《红楼梦》啊!”

诸葛青笑得肩膀直抖,竖了个拇指:“这业务水平可以。”

他笑起来比不笑时年轻一些,睫毛缝间漏下光,好像眯成一条缝的眼里是星星。

“靓~仔~哟~”塑料粤语在王也的脑壳里回响。

“那你跟你那个男同事,灵玉,后来怎么样了?”诸葛青好奇道。

“什么怎么样了?我又不喜欢他那样儿的。”王也反应过来了,这货套自己话呢。哪有一见面就打听人性向这回事,没礼貌。他一咂嘴:“你关注点怎么这么……不是,你是不是看这事儿特巧、特好玩儿啊?”

诸葛青为自己辩护:“无巧不成书嘛。你们这种标准主cp剧本,我不追问两句都说不过去。”话虽如此,他还是迅速换了个话题:“你不喜欢他那样的,那你喜欢哪样的?”

“你让我想想。”王也冥思苦想片刻,终于承认了,“其实主要看脸。”


夏天的雨总是来得快又去得快,几句话的功夫间,老天爷迅如闪电地收了云,阳光从薄薄的云层后透出来。路面积水流进下水道,留下大片水洼,透亮地反射出天光云影。

“这个程度不晕。”诸葛青笃定道。

他有一双颜色很浅的眼睛,王也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说,虹膜颜色越浅表示居住的地方空气污染越严重,这样看来,诸葛青怕是在小汽车排气管上安的家。

“谢谢你,我走了啊。”诸葛青冲他挥手,睫毛弯弯,眼睛眨啊眨。

“拜拜。”

他还真就那么走了,小辫子浸了水垂着,还是显得得意洋洋。

王也差点被他气笑了。怎么说,撞见同类本来就巧,更别提扯淡了这么久,彼此印象都不错(应该吧),保持联络是心照不宣的事儿了,对方竟然拍拍屁股就想跑。

不对,要是自作多情该怎么办哪……王也果断追上他:“尊敬的客户请留步。陪聊业务一小时20,看在你长得好看的份上,给你打个七五折。”

这句话当然是瞎掰的,掐头去尾也就只有好看是真,对着能多吃两口饭的那种。

秀色本人被他骤然一拦,也不惊讶,倒像是早有准备一般,长眉一挑似笑非笑道:“也别打折了,再聊个五块钱的吧?”

“那就谢谢您支持了,小本经营,不容易。”王也把手机亮到诸葛青面前,“扫码支付啊。”

他看着坦然又真诚,于是诸葛青扫了二维码,跳出来一个添加好友的界面。

“怎么是加好友啊?”诸葛青故意问道。

王也清了清嗓子:“拉拢回头客。”

这人太有意思了!诸葛青乐不可支,低头按手机。他屏幕亮度调得不高,借着手机屏幕的反射正巧看到王也直勾勾地盯着他瞧,半肚子坏水不由得颠簸起来,备注给填了个“三陪”。至于问名字么,不着急,有的是时间。

他朝王也晃晃手机:“通过一下。”

一阵风过,树叶摇晃彼此碰撞,哗啦啦地听着清脆,叶片上豆大的水珠也随之滚落下来,霎时浇了两人一头。

诸葛青下意识偏了偏脑袋,一滴雨水就这样落进他眼里——说是“眼里”并不准确,那滴水被他的睫毛坠住了,沉甸甸地挂在他眼前,仿佛一滴眼泪。

“别眨眼。”

诸葛青的脸上浮现出茫然神色:“什么?”他的眼里水润润的,在这一刻显得懵懂又天真。

王也伸手触碰诸葛青的睫毛,接管了那滴珍贵的水珠:“不,没什么。”

他垂眼看着自己的指尖,鬼使神差地低头舔了一口。


【END】

评论(35)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