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也青】风后山记事二则

老川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给生生 @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我天这是我第一次看全这个漫长的ID)的生贺,其实已经迟了,但我不管,天还没亮就算没过!

是《见青山》的番外,没想到还写得有一点长

========================

今天是风神离山的第六天。

王也慢吞吞地从怀里排出三枚铜钱,双手合十捏在手心里,往石头上一抛,仿佛只是随便走个程序,而后捡了根枯枝在地上写画起来。

老龟从石头后探出个脑袋:“山神为何不用蓍草?”

“这个准。”王也信口胡诌道。其实也没有准不准的差别,主要是他懒得再上山拔草,他可不像诸葛青可以御风飞行,山虽是本体,却还得一步步地走上去。

反复抛掷铜钱六次,王也推出卦象,心里有了谱,于是站起身用脚尖把地上那堆鬼画符给抹了去(老龟眼尖,看到他还顺手画了个小乌龟),拖着步子准备离开。

老龟连忙喊住他:“山神!山神可又是在替风神卜吉凶?”

“是啊。”王也说,而后挺坏地笑了笑,“看看他有没有被哪家的大姑娘小媳妇给缠上。”

千年的狐狸万年的龟,老龟虽尚未修行到此境界,亦离得道不远,精得很。山神这一天天的反应它看在眼里,门儿清,清了清嗓子道:“山神对风神,真是上心啊!”

王也啊了一声:“你说这个?”他抛起手中一枚铜钱,钱币在半空中骨碌碌翻了数个滚,又被他一掌拍进手心:“他没回来,闲得无聊嘛。”

你闲个屁!全是自找的。老龟暗地里翻了个大白眼,明白跟这直肠子迂回不了,干脆地给捅了出来:“我看你就是喜欢他。”

“……”王也问,“你知道龟卜吗?”

山神向来说到做到,老龟心里一惊,拖着尾巴飞快地跑走了。

把这老东西赶跑,王也也忘了自己接下来打算做什么,他拂开石头上的薄土(其实没有)坐上去,心想:什么是喜欢?

山神是山的神灵,脚踩着大地,却不曾在红尘里打过滚。雄鸟凭借灵巧的嗓音吸引雌鸟,走兽通过撕咬缠斗争夺配偶,可他既不想给诸葛青唱歌——诸葛青倒是给他表演过一番“口琴”,颤颤巍巍气若游丝,可谓大音希声,没被打就算了,还想用这个来示爱?——也并无和别的神仙打一架的心思(不如说想打诸葛青的时候更多),那王八哪只眼看出他喜欢诸葛青了?

他突然又想起一件事。

也就是数十年前,诸葛青对这山还不熟,某天忧虑地拉住王也问:“这草是不是病了?”

王也对山中万物了然于胸,听了他这话莫名其妙,由他领着自己去看。那是一株路边的小草,生得弱不禁风,诸葛青手一碰就姗姗合上了叶片,迟迟不肯张开。

诸葛青:“喏。”

“……”王也被他的热心肠噎得说不出话,半晌后才组织好语言,“不是病了。此草名为‘含羞’,经外物触碰后会拢上,过一会儿就又会张开。”

“含羞……”诸葛青倒也不觉得尴尬,他反复念了两遍这个名字,放缓了声音道,“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文盲装翩翩佳公子最高境界就是他了,斯文和缓,末处才露出一点风流的马脚,把最后一字念出了余音袅袅的效果。

这回轮到王也迷糊了:“什么玩意儿?”

诸葛青眉目多情地一弯,他明明是风,此时却仿佛掬了一捧春水在眼里:“这也是含羞啊。”


“山神想什么呢?这般入神,连我回来了都看不到。”

王也莫名脸上一臊,他右手握拳掩在鼻端轻轻咳了一声:“没什么。”停顿片刻又连上一句:“回来了啊。”




诸葛青,一个大写的撩精,能说会道广结善缘,社畜本畜了。可惜一遇上王也就变宅,那么个小破山头宅了一百年还没宅够,并且看那架势,势要宅到山无棱天地和。

宅也分好多种,王也是基数最大的那一类:游戏宅。随着对当代社会的逐步融入,他已经不光满足于手游,很快又倒腾来了一个游戏本。既然电脑都有了,那点流量就不太供得上,隔年山神扯了个路由器,无线网范围覆盖整座山,速度飞快,密码是dashanhuanyingni。

但很快王也就后悔了。

家用wifi装上后诸葛青越发不爱出门,好好一个来去自如的风神整得像风扇成精,王也生怕哪天神仙管理局就闯进山里说他非法拘禁,仙证物证(据调查,无线网已成为捆仙绳后又一严重限制仙身自由的道具)一应俱全。于是他偷摸着把wifi的密码改了,并安利了一个不用联网的3D音游给诸葛青。好在诸葛青依然坚持自己的音乐梦想,这个游戏又抖S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这么沉迷其中玩了好几天,完全忽略了无线网这回事。

连着几天提心吊胆的王也暗自松一口气,当晚就吃了五次鸡。

一年一度的神仙例会很快就到了,王也的禁制还没过,没他什么事,而在与会人员名单中的诸葛青年年都仗着自己速度快临到最后一刻才出门,这次也不例外。只是他刚捏了个诀腾起半米,脸色瞬间大变,扑通一下又摔回地上。

王也眼疾手快升起土台接住他:“怎么了?”

诸葛青扶着自己的脑袋艰难地说:“我好像有点晕3D。”

王也:……凉了。

“让我缓缓。”诸葛青吐出一口气,稳住身形,再次试着召风来,他谨慎地飘起几寸,又迅速落下来,“不行,还是晕。”

反复受挫反而激起了诸葛青的犟脾气:“哎我就不信了……”他一盘腿开始打坐,摆出五心朝天的姿势。

“算了,已经迟到了,玉帝还在群里圈你。”王也拍拍这位倔强老哥肩膀,念屏幕上的字,“艾特蛰你,你怎么还没来?疑问疑问疑问。”

诸葛青:……凉了。

“那就帮我跟他老人家请个假吧,说我身体不适。”每年的例会都会选出“最受人类爱戴的神仙”、“最勤奋的神仙”之类的奖项,诸葛青自几年前力压张灵玉一举夺得“最帅男神”称号后就一直稳坐钓鱼台,今年男神奖的奖品是十片障目叶,他垂涎已久,不料一着不慎,功败垂成。诸葛青十分绝望,并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把那破游戏给卸了。

“成。”王也转过半个身去,借着身体的掩护把wifi密码又改了回来,同时抹去了更改记录。有惊无险地做完这一切后,他切回微信在群里打字:身体不适,告假。

神经绷紧又松弛好一顿折腾,就算是神仙也会犯错,发现了华点的吃瓜群众们顿时跑得比西方记者还快。

清风散人:???

吃这么胖还不是为了你:?????

The Empress:山神?

白马银枪:山神不用来吧?

飘渺星痕:帮风神请假?

电T热辣主播:风神用他的号?

……完了,忘切号了。

此时撤回已来不及,王也立刻决定故作无事发生,他忽略排山倒海般刷屏的“@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镇定自若地按了home键。

退出微信之前,一个被“999999999999”填满的巨大白框跳进他视野。


【END】

写一个神仙恋爱的故事送给神仙生生,生日快乐!!

评论(16)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