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也青

一个“美丽阿青,在线撩汉,直男老王,激情自弯”的故事,校园paro。
@甜匪 老师联文的产物,感谢老师妙手回春把我从欧欧西的边缘一把拉回来,老师的也青超绝可爱了,激动得我在大马路上翩翩起舞(?)
吹爆我们甜老师!
=================================
“诸葛青。”

右手小指不受控制的突了一下,王也心底一沉,暗道下吉下吉。

诸葛青呢仍是随随意意地倚在桌子边儿,两腿交叠往前伸着,鞋尖正好卡上第三块地板瓷砖的缝。不咸不淡的补充道:“复姓诸葛,不是姓诸名葛青。”

王也思路一下子卡了壳,忙跟着说葛青你好哈哈哈,我是王也哈哈哈。

诸葛青觉得他脑子有毛病。

不算好的第一印象和不大不小的梁子。后来一起吃吃饭上上网,交流交流表面了解,他又觉得王也此人也不错,面儿上一副睡不醒的懒散样,里子却是不惹人厌的大妈心。

值得一交。青仔鉴定完毕。

有一回诸葛青洗完澡嫌麻烦,随意地把浴巾堪堪搭在胯骨上,一手拿毛巾搓擦着头发一手拉开浴室门,正和刚买饭回来的王也碰对了眼,二人具是一愣间,王也还反手甩了个门,一阵过堂风呼啦而来扬起浴巾的一角。

青仔大腿根一凉,又自知肯定没有走光暴露,头发尖儿一滴水自由落体打到肩前的皮肤上,蜿蜒滑过胸膛和紧实的腹部,到浴巾之前被他伸手抹了去,胳膊一动又带了几滴水簌簌往下落。他继续微微偏头擦着头发,狐狸眼一眯仔细着王也的反应,结果人家转身插上门,又垂着眼睛慢吞吞地在桌子上腾了一块地方,端端正正摆好了两份咖喱饭。

诸葛青心里有点失望但也意料之中,直男嘛——不对,王也的下唇有一点细微的抽动。青手没停,耳朵却也跟着动了动,虽然不太礼貌,但也还是没忍住弯了嘴角。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招惹直男当然是不对的,但听到这样的自言自语的确有一种隐秘的成就感。哪知他的嘴角还没拉回来,那厢王也已经收拾妥当了转过头又人模人样正儿八经坦然正直地看着他,面色如常又带着苦口婆心的劲儿说:“诸葛青,你不能这样。”

“什么样?”

“这一冷一热一交替,你寻思着你受得住你身体好,人家感冒病毒可不这么想,说来就来说感染就感染都不给你喘气儿的功夫。你看你这头发还没干,风再吹一吹容易头疼。”

冬天也坚持露脚踝的诸葛青老大不情愿的在王也略带慈祥之目光的注视下把自己包了个严实,才接过筷子吃上第一口饭。

是钢筋直男了。青仔鉴定完毕。

诸葛青偶像包袱比五指山还沉,自认为不能辜负父母给的一张好脸,每天都把自己打扮成一只公孔雀似的,花枝招展地招摇过市。王也对他那套穿搭理论敬谢不敏,宁愿多睡五分钟也坚决不起床。

某天他穿了一件oversize的连帽毛衣,像件罩袍似的,但他身量颀长,体型恰到好处, 长得又这么好看,硬是搭出了一股子慵懒的风流劲儿。

王也对那些小姑娘口中的“随便穿穿都这么好看”嗤之以鼻,只有他知道这孔雀精早上在镜子前捯饬了多久——领口扣子解到第几个才刚好,兜帽戴到哪个角度既不压坏发型又显得脸小,全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他竟然研究出了一套体系,不由得令王也肃然起敬,同时对眼前所以的美好之物都产生了怀疑:一个诸葛青都这么能折腾,那些漂亮姑娘们得多殚精竭虑来骗他这种直男?

中午,他回教室取东西,正好撞上了在补觉的诸葛青。

冬春之交格外湿冷,诸葛青贪恋一点阳光,又怕被光线刺激得睡不安稳,侧过头,脑袋枕在叠在一起的手臂上。他毛绒绒的外套被阳光嵌出一个边,成了一个金灿灿的剪影,看着就很暖和。

王也收拾着桌斗里的东西,忍不住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

诸葛青天生冷白皮,涂什么口红都好看的那种,周围大小姑娘嫉妒得不行,只想抓他来给自己试色。他牛奶一样的肤色在脸颊边缘处浮起一道莹莹的光,王也告诉自己那只是太阳光漫反射,没什么好看的,不用盯着研究十几秒。

嗨呀老青,可真行。

小王同学漫不经心地掐了个风诀,还差点因为道心不稳没凝起来,卷着几点窗外的树上摇摇欲坠的樱花瓣,送进了诸葛青的兜帽里。

直男王也,看破了美貌得不知真假的莺莺燕燕,终究还是没抵抗住漂亮小伙子,啪叽,栽了。

【END】

评论(8)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