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也青】思凡(中)

上一章

玩了一下原作的梗!

=============================

3.

王也这个小青年,蛮有趣的。

诸葛青混在看台人群中当个兢兢业业的打call小迷弟,和着周围兴奋的人群胡乱吼几嗓子。王也帽檐压得低低的,眼睛懒洋洋地半睁半闭着,再不见昔日大眼灯光辉。

诸葛青本来觉得这人挺高冷,有点遗世独立的出尘仙气,甫一接触发现他还真是反差太大了,端的是朋克青年里的一股清流,惜命得很,黄赌毒三不沾,脾气好得不像玩儿摇滚的。

他的乐队也像玩票性质,每逢一三五在酒吧唱两个小时,周六包上半宿,偶尔倒腾出来一首原创,词曲都是王也,乱七八糟的什么风格都有,反响倒也还不错。

但是说这是兼职吧,又不像,王也好像没有正经工作,微信几乎随叫随到。诸葛青不知道这人靠什么为生,思来想去,暗自脑补出一出北漂青年为梦打拼的小剧场,王也栩栩如生地住在筒子楼里昼伏夜出洗盘子。

这么一想,那人整日睡不饱的样子和乱糟糟的头发一下就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老王,今晚最后一首是原创吧。”诸葛青叼着钎子,招呼服务员,“麻烦,这儿再加四十串羊肉……”

“得了得了,再加吃不下了,”王也拦住他,朝小姑娘眨眨眼,“二十串,谢了哎。”

“问你呢,是不是。”姑娘走后,诸葛青拿肩膀撞王也。

王也躲了一下,没躲开,苦笑着揉揉肩膀:“是啊,怎么了?”

诸葛青把桌上吃干净的竹签收拢到一起,尖的那头朝下,插进收竹签的大杯子里:“你们这时不时来一首的……快攒成一张专辑了吧。”

“嚯,青哥要资助我们出专辑吗?”王也惊讶得眼睛都睁大了,噼里啪啦胡乱鼓掌,“青哥这人好!真局气!”

“去你的。”诸葛青哭笑不得轻骂了一句,把焦黄的小馒头拨到王也碗里。

他看了王也片刻,后者在他的注视下面不改色地坦然烤肉,抹油刷酱翻面一气呵成,最后拈了一把芝麻碎撒上去,异香陡然升起。

“青,还吃不吃了?”手艺好得仿佛摆摊卖过烤羊肉串的小王把手里的肉串分了分,一半放进他盘子里。

“吃!”由于为人细心稳妥,一般出门都是他照顾别人,少有角色对调的时候,诸葛青享受了一把妹子的待遇,美滋滋地咬了一口烤肉,不由得感慨:“撸串真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烤串师傅不大会吃辣,咬到一枚小小的辣子,脸憋得通红,连灌两大口凉茶才缓过来,没空捧他的哏。

没心没肺的诸葛青笑完转过头,正巧看到他脸颊飞红,眼里一点水光的样子,明知道是被辣出来的,刹那间还是有点怦然心动。

好像不太妙。他把那阵惊心动魄压下去,心想:人家拿我当朋友,我却想和他上床,恐怕不好吧。

……我操,我刚刚在想什么,我竟然想和他上床?

诸葛青被这个结论吓得不轻,连忙低头故作进食,甫一回神儿就听到王也说:“……我的曲风太杂了,不好统一。”

他刚刚说了什么?诸葛青暗自琢磨半晌,结合上文一理解,大胆猜测这人在说原创的事情。他刚刚才对人家有一些不太健康的想法,不敢造次,老老实实地附和道:“那倒也是,我看你好像什么都会写,什么都会唱。”

王也抱拳:“过奖过奖。”

诸葛青却突然好奇起来:“还有你不会的吗,小天才?”

小天才是什么鬼……王也想了想,还真有,他清清嗓子,嘤嘤嘤地哼了一句:“借问灵山多少路,有十万八千有余零——”

诸葛青一头雾水:“什么玩意儿?”

王也坏笑了一声:“没听懂啊?《思凡》!知道不?昆曲。”

“……可以啊,我也哥稳如狗。”诸葛青目瞪口呆,半晌才憋出一句,“刚刚那不是,挺专业的?”

王也细细咬着钎子上的肉,闻言一挥手:“也就蒙蒙你们这种不懂的,内行一听就不行。哎,你不问刚刚那句什么意思吗。”

“已经查出来了。”诸葛青把手机放到桌面上,认认真真看了几句,“‘男怕《夜奔》,女怕《思凡》’……什么意思?”

“说这段儿特别难唱嘛。”王也擦了擦油乎乎的手指,一本正经道,“《思凡》唱的什么?唱的女子思春,唱的七情六欲,暖饱思那啥嘛,古时候都是伤风败俗的玩意儿。你得荡而不淫,艳而不俗,俩字儿总结,就是‘闷骚’。那个度不好把握,太闷或是太风骚都不行。”

“你唱的跟这没关系吧!”诸葛青在唱词头一行就看见方才王也“嘤嘤”的内容,琢磨了一下,“还挺正经的。”

“那是,我这么正经的人。”王也一手撑着脑袋看诸葛青,“灵山在佛教里是佛祖修行的地方,也是修行者最终都想去的地方,这句话意思是:‘实现自己心中愿望的方法还是很多种的’。”

诸葛青突然想起眼前这人“逐梦演艺圈”的人设,心中大叹:哎呀,多好的小青年啊,每天给自己灌的鸡汤都是艺术!连忙挺直腰板坐正了,严肃地对王也说:“加油!”

王也:???

艺术小青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诸葛青这沉甸甸的一腔好意他不敢怠慢,只得回应:“诶,好,好……谢谢你。”

诸葛青打完气,注意力又转到了别的东西上:“这唱的佛教。王也,你信佛吗?”

“不信,我信道。”王也不知道他又要耍什么把戏,信口胡诌道。

诸葛青笑得鸡贼:“真巧,来,手给我……”

“啊?”王也不明所以,还是把手腕递了过去,诸葛青捏捏摸摸两下,心想:真细……面上摇头晃脑道:“山人我给你看看啊……这位道友,你印堂发黑,将有大难临头啊!山人我给你指条明路吧!”

王也:“印堂?你不是在摸手骨……”他戛然而止,对面的狐狸睁了眼,似笑非笑地盯着他,满眼桃花劫乱窜,握了满把他骤然紊乱的脉搏。

“怎么破解?”王也的喉头动了动,轻声问道。

诸葛青伸手在他眉心一点:“按理说破财消灾么……山人我给你个友情价,答应我一件事吧。”

“罪过罪过,”王也把手抽回来,喃喃自语,“这位道友,小道看你印堂发亮,怕是红鸾星动啊。”


【TBC】

评论(8)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