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也青】等你

2018年,6月2日,雨。

今天也是OOC的一天,这个仇,我记下了。

下雨天就想搞点神神叨叨的故事,勉强算《晕雨》的系列文?

想吃关东煮和章鱼小丸子!

========================

往左拐一百米有座天桥,天桥下有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同时还经营章鱼小丸子,微信二维码旁边贴着红底白字:“铁口直断 一卦千金”。

“真的这么贵吗?”王也捧着一盒章鱼小丸子,切碎的海苔被沙拉酱黏在小丸子上,在肉松里打了个滚,口感毛茸茸又黏糊糊的。

老板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王也补充了一句:“你的卦。”

“哦这个,”老板一怔,很快反应过来,“买两份章鱼小丸子送一卦。”

王也拍板:“那再给我一份,打包。”

“好啊,你要算什么?”

王也一时想不到什么非得算一算的东西。不过年轻人嘛,正是慕少艾的时候,脑子空得只剩风花雪月,尽管王也平常不怎么想这些,奈何大环境对人的影响还是不可小觑。于是他说:“算个姻缘吧。”

老板用一种“唉我就知道年轻人能不能想点除了姻缘以外的事啊就知道谈恋爱社会不行了”的眼神看了王也一眼,寂寞地叹了口气:“测面相还是手相?”

“……”王也说,“测个字。”

“哟,现在还知道测字的人不多了啊。”老板感叹道,“上次有个小姑娘,开口就要我卜塔罗牌,你说这我哪儿会啊!——你要测个什么字?”他从裤兜里拔出一把圆珠笔递给王也:“你有纸吗?”

“没有。”王也说,“我写手上吧。”

他沉思片刻,在手心写了个“青”。

老板有一双细长的手,堪称娟秀,和他粗犷的脸画风不太相符,抄着根竹签下手如飞,灵活地把小丸子依次翻面,同时还能伸长脖子看王也写字:“你笔画笔顺错了,横横竖横,不是横横横竖。”

“不过影响不大。”老板轻松地安慰他,“先写‘三’再写竖,代表你至少三十岁以后才能和你喜欢的人心意相通,要是没注意,也可能错过一辈子呢。”

王也:“……”这叫影响不大吗?!

瞥见王也脸上一副纠结神色,老板笑呵呵地说:“别担心,你看,你写的这笔竖没有和最后一横拼接在一起,看似一刀两断,到底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听起来还不赖。”王也乐观地说。虽然他不太在意姻缘什么的……但是如果给一个年方二八的小王盖上注孤生的章,他也不会觉得快乐。

老板在小丸子上浇了一些不知是水还是油的液体,往王也手心那儿瞄了一眼:“小伙子你家是不是挺有钱的啊?”

“呃,还好。”王巨富虚伪地说,并挠了挠脸,“我们不是在讨论姻缘吗?”

老板竟然还挺赞赏地看了他一眼:“不炫富,好习惯。你看这‘青’下半部分是个‘月’字,‘时有圆缺,然事之有根’,月也。你们两那么多年不能在一起,一部分是碍于你们各自的家庭。”

家庭?我爸妈也不会给人姑娘五百万让她离开我吧。王也心想。

老板仿佛有读心术:“不过看你就能知道,你父母也不是那种会甩出一张支票给你对象的人,况且你对象家境也很好。所以家庭问题还算容易克服,等你们家长各自想通了就行了,不用太在意。”

王也自认为口味传统,找了个膈应家里人的对象这种事,一时还有点难以想象。他挺好奇的,决定问一问:“能不能麻烦您再算算,我俩大概什么时候能碰面啊?”

老板哈哈一笑:“这就等不及了啊!”

我不是我没有……王也在心里为自己辩驳,打了个哈哈:“这不是,您说得太有意思了么。”

“巧了,你很快就会遇见他。”

王也追问道:“多快?几周还是几个月?”

“天机不可泄露。”老板神神秘秘地说,“不过我看你面善,就给你透个底吧——一年之内,你一定会和他见面。”

王也算了算:他现在不到十七岁,照老板的说法,最晚十八岁也会认识他未来女朋友了,从十八岁到三十岁,十二年才在一起,家里还反对……那人得是什么样的啊!

他胆战心惊地问:“我未来对象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老板在章鱼小丸子冒出的香味中掐着手指算了算,缓缓睁开眼睛:“那厉害了,冰雪聪明啊!恭喜恭喜!”

恭喜个屁,王也更绝望了:“那性格一定很不好吧……”

“哎呀恰恰相反,善解人意,进退有度,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很优秀哒!”

王也:“这不对啊?您看,家境好人聪明性格还好,我爸妈怎么会反对呢?难道是有什么不治之症?”

老板微妙地沉默了一下:“……不能传宗接代?”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在意这个……再说我家不止我一个,香火断不了,肯定不是这个问题。”王也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

老板强行结束这个话题:“都说了家庭只是一部分,造成这个结果,主要原因还是在你们自己。年轻人,图样图森破。”

“你们一直是朋友,你呢,喜欢他好几年了,就是不敢说,怕说了朋友都没得做。他倒是想说,试探好几回了,都被你当做是开玩笑。这是干嘛呢?好想急死你?”老板义愤填膺。

……您连这都知道啊。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畏畏缩缩的!喜欢就说!都那么明显了还以为对方是直——”老板呛了一口,“只想和你做朋友。”

王也评价说:“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我们又不傻。”

“年轻人懂个啥,爱情使人智熄,神仙也不能免俗。”老板往小丸子上刷着酱,幽幽地说。

年轻人到底做错了什么!王也无奈道:“您跟我说了这么多,又是家庭棒打鸳鸯,又是我俩脑子转不过弯,这听起来也太惨了,难道就没有一个解决的方法吗?”

“有是有,不过我也不能跟你说得太明白,折寿啊。”老板拱着小丸子翻个面,接着刷酱。

“哦,”王也明白了,“您说,我自己猜。”

老板组织了一下语言,决定走循循善诱的路:“说到青,你会想到什么?”

王也努力地思考了片刻,最终溃于自己贫瘠的联想能力:“彩虹?”

“对,”老板打了个响指(王也一下紧张起来,盯着章鱼小丸子,所幸没有减少一半),“青花瓷。”

王也:???

这一秒的老板又仿佛不是上一秒碰瓷剧透的他:“话就说到这里,剩下的,看你我之间的缘分了。”

他没等王也反应过来,飞快地把一排章鱼小丸子叉进盒子里,APM大约有500:“要什么酱?”

王也:“沙拉酱吧。”

这时他的手机震动了,王也从口袋里摸出它,锁屏界面上浮着一个对话框。

诸葛家的:我到了,你在哪儿?

他解了屏幕锁,微信背景是一个凑得很近的红色狐狸,脸有三分之二个屏幕那么大,胡须上沾着雪白的雪沫。

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在吃章鱼小丸子。

诸葛家的:啊?

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问个问题,说到青花瓷,你会想到什么?

诸葛家的没了动静。


“你要谢谢你爸爸,是他给你拉的这段红线。”老板说,“这个红线拉得很好,财源广进。”

“谢谢。”王也接过章鱼小丸子,冲老板点点头。虽然不是很明白红线和财源到底有什么关系,或许是算命先生内部的黑话吧。

“我又不是你爸爸。”老板冷漠.jpg。

王也:“……嗯。”

老板开始了新一轮的章鱼小丸子的制作,动作之娴熟优美,好似一个非遗继承人:“不过就算没有他,也会有别人。你不用担心,命数天定,到那个时候事情就会很自然地发生的。最后送你一句批语:‘闲敲棋子落灯花。’去吧。”

“好嘞好嘞,谢谢您了啊!”王也连忙逃离这个蛇精病老板,他感觉自己已经有点被传染了,不妙,满脑子都是青花瓷和闲敲棋子落灯花。什么意思啊到底?王也手腕上套着章鱼小丸子的塑料袋,晃晃悠悠,两只手都捧着手机,很专注地在玩欢乐球球,一边玩一边想怎么现在一个卖章鱼小丸子的文化水平都已经这么可怕了。

手机屏幕上方冒出来一个消息提示:路上堵车,不好意思,久等了。

是诸葛家那位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他爹商业伙伴的儿子。

风格炫酷的黑白球球落到橙色区域上,死了。王也切过去回复他:我就来。

诸葛家的:不急。

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请你吃章鱼小丸子。

诸葛家的:我想想。

诸葛家的:青花瓷,周杰伦?

他话题跳得也太快了,但是如果是周杰伦就十分耳熟能详,王也还没转脑子呢,一句旋律就从嘴里滑了出来。

“天青色等烟雨~♪”,他顿了顿,“而我在……”


【END】

评论(53)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