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寂

好听吗,好听就是好水

【也青】纽约特别节目:聚焦三农

没想到是这个先写出来,给眠哥 @和危 ,祝眠哥昨天生日快乐

题目来自 @别挖坟。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尝试了一种新的写法,没想到又短又水…。
==========================

“你什么时候回国?”

“2号。”

“还有八天。”

“讲个有意思的事,刚刚我舍友整理植物,有个植物英文叫turtle head。”

英语水平止于高三的文盲老王打开有道,高声朗读道:“甲鱼头。”

“……好像也没错。”

电话对面啪的一声非常清脆,诸葛青问道:“怎么了?”

“拍蚊子。”又有两声“啪”、“啪”。

“蚊香没点?”

“点了。”

诸葛青感叹道:“那你们的蚊子还蛮坚强。”

“我在室外呢,信号塔这下面。”

“跑这么远?”

“今天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别的地方信号都不太行。但是别的不说,这里空气是真好,我看到银河了。”

“美帝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把污染都排到第三世界了,星星满天。”

有点浪漫,王也想。

纵然永远也无法抹除多出来的那一天,换日线仍旧日复一日地彼此追寻,十二个小时之前看过的星空转到地球另一边,落入你眼底。诸葛青想,怎么有点浪漫。

他犹豫了一下:“那挂了电话吧。”

“行,我差不多也该睡觉了。”

“晚安。”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国?”

“还有八天。”

“噢。”王也想,那还挺久的。

“我31号就回北京了。”

“挺好。”

“我感觉我都给折腾轻了。”

这话跟抱怨似的,怪委屈。诸葛青笑,勺子都拿不稳,桌子上洒了一片汤:“哎哟,可辛苦我们也总了,心疼,赶紧的满汉全席安排一下。”

“你回国之后什么打算啊?”

“待建德呗,不想动了,累死。”

“我5号左右过去。”

“真假啊,怎么招呼也不打一个。”

“这不是正在打吗。”

“行行行,朕准了,你还有什么事没有。”

“没有。”

“快十二点了,睡觉去吧。”

“哎,晚安。”

“晚安。”


“……你怎么还不挂电话。”

“那好吧,我挂了。”

“好。”

“哦对了。”

“嗯?”

“我搭飞机到北京,再转高铁回建德。”

“好绕啊。”

“其实也还好。”

“你什么时候回来?”

“2号。”

“好,我知道了。”

诸葛青确认道:“我一下飞机就能看见你吧?”

王也的声音里有点笑意透出来:“能。”

“真没事了,你快去睡觉。”

“我在往回走呢。”

“明天还六点起啊?”

“明天可以迟一点,六点半。”

“噢,今晚回去记得把被咬的包处理一下。”

“喷点花露水?”

“乡下蚊子野吧,你先打肥皂水消毒,再涂青草膏。”

“我哪来的青草膏。”

“我塞你放水那个网兜里了。”诸葛青无语,“不会吧,好几天了你都没发现?”

“水杯随身揣着,不放包里啊。”

“我服了。你怎么走这么久?”

“嗯……快到了。”王也在屋子外站住了,脚一下一下轻踩着摇摇晃晃的狗尾草,“不想回去。”

“这么叛逆啊。”诸葛青低沉地说,他声音蛮好听,像那种深夜电台男主播,“半夜一个人在外游荡,为什么不回去呢?是过得不快乐吗?和同学相处有矛盾吗?”

“……”

诸葛青看不到王也的表情,但是脑子里自动浮现出他翻白眼的样子,忍不住噗嗤噗嗤笑起来。

“你怎么这么狗。”王也说,“没风扇没空调,室友脚臭得我想死,人间不值得。我操当初到底谁拉我来三下乡的?张楚岚?”

“也哥,算了也哥,杀人犯法。”

他也哥稳住了:“你下午有什么事?”

“爬一些山采集标本。”诸葛青打了个哈欠。

“没睡好?”

“贼几把困,我昨天写报告写到三点,然后今天跟我讲下周交,老美忒不靠谱。”

“去,中午休息一下。”

“我吃完饭就去。”

“你吃多久了?”王也看一眼手机,“半小时还没吃完?”

“快了,快了。”

“我去睡觉,我也困死了。”

“那我先挂了。”

“你挂呗。”

“晚安。”

“安。”


【END】

评论(10)

热度(100)